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代理商違規不止 支付機構“外包殤”何解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岳品瑜 劉四紅 網(wǎng)編:王巍 2021-02-09

線(xiàn)下收單中,支付機構和外包代理商一直被業(yè)內稱(chēng)為“利益共生體”。一方面,外包商賣(mài)力為支付機構推銷(xiāo)產(chǎn)品,為后者業(yè)務(wù)發(fā)展“獻力獻策”;但另一方面,也有外包商為追求利潤劍走偏鋒,讓不少支付機構“連吃罰單”。近日,讀者李一(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提到,有外包商頻繁向他推銷(xiāo)“套現升級”的POS機產(chǎn)品。在多位分析人士看來(lái),收單外包市場(chǎng)違規不止,與支付機構疏于管控有關(guān),有個(gè)別支付機構縱容甚至出現合謀情形,引發(fā)的一系列行業(yè)亂象,值得關(guān)注。

北京商報

POS機套現升級

代理商賣(mài)力推廣

“您這邊有刷POS機的需求嗎?可以給您免費辦理體驗”“這是一款升級POS機,除了信用卡刷卡外,還支持多個(gè)借貸平臺套現”……近日,李一接到一名POS機代理推銷(xiāo)人員的電話(huà),對方賣(mài)力推廣該產(chǎn)品,并通過(guò)“免費辦理”“低費率”“無(wú)需門(mén)檻”等口號吸引用戶(hù)辦理。

據該推銷(xiāo)人員介紹,目前,該款POS機可解決用戶(hù)資金周轉問(wèn)題,機器沒(méi)有押金、沒(méi)有凍結款,只需要承擔套現手續費即可。其中,掃碼套現費率為0.38%,刷卡則為0.55%,例如刷1萬(wàn)元手續費為55元。“整個(gè)操作過(guò)程和信用卡透支是一樣的,可以直接提現到儲蓄卡。”該人員補充道。

前述推銷(xiāo)人員所介紹的POS機,是持牌支付機構國通星驛旗下產(chǎn)品,北京商報記者進(jìn)一步調查發(fā)現,目前有多家代理商在推廣這類(lèi)“套現升級”的POS機,主打資金周轉,可支持多個(gè)借貸產(chǎn)品套現或掃碼支取,而背后對接的支付機構,除了國通星驛外,還包括??迫谕ǖ戎Ц豆?。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信用卡套現涉嫌違法行為,使用POS機套現犯罪亦量刑明確。為了躲避資金監測,代理商推銷(xiāo)人員還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了一系列“商戶(hù)申請”流程及“養卡小技巧”,其中包括“每次刷卡不能超過(guò)總額度的30%,不能老是刷整數,刷卡尾號不能老是0、6、8、9”,以及“每次刷卡間隔4小時(shí)以上”等。

針對代理商違規推銷(xiāo)行為,支付機構是否知情?代理商展業(yè)是否有專(zhuān)業(yè)培訓、風(fēng)險告知?展業(yè)違規后又有何整改措施?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向國通星驛、??迫谕ǖ葯C構進(jìn)行采訪(fǎng),但截至發(fā)稿,后者未給出回應。

支付行業(yè)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商戶(hù)身份識別、移動(dòng)POS機布放方面,很多線(xiàn)下收單機構都存在一定問(wèn)題,主要是線(xiàn)下收單商戶(hù)相對比較復雜且數據巨大,整體風(fēng)控實(shí)施難度較大等痛點(diǎn)所致。

“不過(guò),根源還是現在支付利潤太低,商戶(hù)相對來(lái)說(shuō)又比較少,市場(chǎng)競爭非常激烈,也導致這種通道費、支付服務(wù)費用很低,代理商在利潤薄的情況下,從而去拓展灰色業(yè)務(wù)。”王蓬博表示。

支付管控“缺位”

外包市場(chǎng)魚(yú)龍混雜

根據國通星驛官網(wǎng)介紹,申請成為國通星驛收單代理商,需要合作商準備資質(zhì)材料,包括營(yíng)業(yè)執照等,聯(lián)系專(zhuān)員洽談后,進(jìn)一步簽署加盟合作協(xié)議,并開(kāi)展專(zhuān)業(yè)培訓輔導。

“你可以通過(guò)掛靠我們的方式,作為二級代理推銷(xiāo)POS機。”2月9日,與國通星驛合作的一級代理商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要申請POS機,只需要加他微信提供身份證材料、交納POS機押金即可,后續公司將會(huì )通過(guò)郵寄的方式將POS機給至二級代理商,三個(gè)月內每臺POS機刷夠10000元就可退還押金。

談到二級代理是否需要對商戶(hù)進(jìn)行審核、是否需要簽署合同、是否需要營(yíng)業(yè)執照等資料時(shí),對方均稱(chēng)不需要;在北京商報記者問(wèn)及用戶(hù)進(jìn)行POS機套現是否涉及違法行為時(shí),對方也連連否認,并稱(chēng)一切都是合規業(yè)務(wù)。

而這類(lèi)情況在支付行業(yè)來(lái)看并不新鮮。在多位業(yè)內人士看來(lái),POS機套現違規行為屢現,代理商違規展業(yè)不止,支付機構在其中亦有責任。正如金融科技專(zhuān)家蘇筱芮指出,支付機構代理商違規展業(yè)亂象不止,一是因為代理商作為合作外包公司,并非持牌機構,相應約束手段主要為自律性約束,因此目前市場(chǎng)仍處于魚(yú)龍混雜的狀態(tài);第二則是支付機構管控不嚴,甚至不乏縱容甚至合謀情形。

代理外包商“失控”后,已有多家支付機構“連栽跟頭”。據近期央行福建中心支行披露,國通星驛因存在未按規定履行客戶(hù)身份識別義務(wù),與身份不明的客戶(hù)進(jìn)行交易等12項違規行為,被給予警告并處以6971萬(wàn)元罰款,相關(guān)責任人合計被處以45萬(wàn)元罰款,共計被罰沒(méi)7016萬(wàn)元。

此外,一周之內被曝多張罰單的現代支付也是其中一例。 從最新公布的罰單來(lái)看,現代支付違規事由主要包括未按規定履行客戶(hù)身份識別義務(wù)、違反商戶(hù)管理規定、違反清算管理規定?,F代支付近兩年陷入了與外包商的法律糾紛,其中就提到了代理商名下商戶(hù)違規將POS機移至澳門(mén)交易使用從而被銀聯(lián)罰款40萬(wàn)元的案例。此外,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間,央行曾點(diǎn)名現代支付在外包業(yè)務(wù)時(shí)出現了多個(gè)問(wèn)題,其中包括收單業(yè)務(wù)層層轉包、違規為其他機構開(kāi)放交易接口等。 針對現代支付收單外包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向該公司進(jìn)行采訪(fǎng),但同樣未獲得回應。

事實(shí)上,在第三方支付行業(yè),因外包商、收單違規等問(wèn)題被罰的支付機構不少。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20年央行開(kāi)出的罰單中,有43張涉及到收單違規問(wèn)題,被罰金額高達1.77億元,其中罰單直指支付機構違規與外包機構開(kāi)展合作問(wèn)題。

針對收單外包市場(chǎng)亂象不止的原因,蘇筱芮認為,“一方面,支付機構在商戶(hù)、用戶(hù)的實(shí)名制認證等方面存在薄弱環(huán)節,被不法分子以虛假身份蒙混過(guò)關(guān);另一方面,支付機構在資金流向監測、事中預警等方面有所缺漏,被不法分子利用后從事不法資金的轉移”。

厘清雙方權責

支付外包仍待規范

代理商違規展業(yè),監管罰單不止,“連栽跟頭”的中小支付機構們,后續怎么治好“外包殤”?

蘇筱芮認為,中小支付機構需積極遵守中國支付清算協(xié)會(huì )等提出的合規要求,在合作機構方面提升甄選能力,對于存在“劣跡前科”的外包代理商保持一定的謹慎性,此外還要在展業(yè)前厘清雙方權責,從制度、協(xié)議等方面提出對合作方的規范要求。

中國支付清算協(xié)會(huì )稱(chēng),部分收單機構在特約商戶(hù)管理方面存在風(fēng)險漏洞,后續,各收單機構應嚴格執行相關(guān)部門(mén)規章、規范性文件及相關(guān)自律制度,準確設置特約商戶(hù)交易信息,加強特約商戶(hù)巡檢,妥善處理相關(guān)投訴。

“支付機構面對的客戶(hù)眾多,特別是中小微商戶(hù)還有個(gè)人用戶(hù),會(huì )涉及到包括信息流、資金流等多方面的信息。”王蓬博認為,支付機構與代理商實(shí)則是利益共同體,后續,支付機構在這一前提下,要理清哪些服務(wù)是可以交給服務(wù)商的業(yè)務(wù),例如碼牌、POS機地推之類(lèi)可以,但是包括信息流、資金流等核心業(yè)務(wù),必須在自己的企業(yè)內流轉,同時(shí),支付機構要有自己的系統,熟知商戶(hù)情況,自身技術(shù)要跟上數字化浪潮。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劉四紅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