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二清POS機再現江湖 誰(shuí)在頂風(fēng)作案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岳品瑜 廖蒙 網(wǎng)編:王巍 2021-04-29

收單業(yè)務(wù)外包機構備案持續進(jìn)行的大背景下,仍有部分機構頂風(fēng)作案,二清POS機重出江湖。4月28日,多名用戶(hù)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河北地區一家收單服務(wù)商,以“特殊通道”“0費率”為噱頭向河北、天津等地區商戶(hù)推廣“二清”POS機,最終造成一百余名商戶(hù)資金損失超4000萬(wàn)。

而涉及到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包括移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樂(lè )刷”)、 匯付天下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匯付天下”)以及福建國通星驛網(wǎng)絡(luò )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國通星驛”)等10余家。當前,相關(guān)支付機構已開(kāi)始跟進(jìn)墊付事宜。業(yè)內分析人士直言,監管三令五申嚴禁出現“二清”“反洗錢(qián)”等問(wèn)題的大背景下,這一問(wèn)題也反映了當前行業(yè)內存在部分支付機構沒(méi)有落實(shí)監管要求,對待收單服務(wù)商的管控力度也應該加強。

POS機易主 百余用戶(hù)損失超4000萬(wàn)

“使用了一年多的POS機,突然被告知不是自己的。”4月28日,來(lái)自天津的商戶(hù)劉艷(化名)無(wú)奈地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據劉艷介紹,2019年,經(jīng)石家莊仁廣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仁廣商貿”)工作人員上門(mén)推銷(xiāo),劉艷開(kāi)始使用仁廣商貿提供的POS機。按照雙方約定,仁廣商貿提供的POS機刷卡結算周期為5天,費率為0。

在劉艷使用仁廣商貿提供的POS機的過(guò)程中,期間也曾出現未能及時(shí)到賬的情況,仁廣商貿便提出為其提供新POS機,并稱(chēng)將會(huì )為其催款,讓她“放心使用”。

直至2020年11月,劉艷發(fā)現7筆交易未在約定日期內到賬,向仁廣商貿咨詢(xún)后得到的回復是“正在修復通道”。在仁廣商貿多次推脫后,劉艷對正在使用的POS機進(jìn)行了查詢(xún),方才了解到使用的是樂(lè )刷的產(chǎn)品。

2021年1月,經(jīng)樂(lè )刷客服證實(shí),劉艷所使用的POS機并非其本人所有,姓名、聯(lián)系電話(huà)以及商戶(hù)與劉艷均無(wú)任何關(guān)聯(lián)。當前,劉艷通過(guò)樂(lè )刷POS機未到賬的交易款項約為2萬(wàn)元,通過(guò)另一家收單支付機構匯付天下POS機未到賬的交易款項約為5萬(wàn)元。

同樣使用了匯付天下POS機的還有來(lái)自河北的商戶(hù)趙宇(化名)。據趙宇介紹,自2020年5月下旬開(kāi)始,仁廣商貿提供的POS機便出現了大面積不到賬的問(wèn)題。

直至2020年底,聚集在一起的商戶(hù)們才發(fā)現了端倪,經(jīng)向仁廣商貿背后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進(jìn)一步求證后,商戶(hù)們才得知機器并非自己所有。“初步統計未到賬的資金超過(guò)4000萬(wàn)元,一百多名商戶(hù)被騙,并且還在不斷新增中。”趙宇指出。

對于用戶(hù)反饋的這一問(wèn)題,業(yè)內多位分析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相關(guān)商戶(hù)遭遇的是“二清”POS機,代理商以為支付機構推廣的名義對資金進(jìn)行了二次結算。金融行業(yè)資深分析師王蓬博直言,監管三令五申嚴禁出現“二清”“反洗錢(qián)”等問(wèn)題,在這一前提下還會(huì )出現大規模“二清”事件,不僅性質(zhì)惡劣,也反映了當前行業(yè)內存在部分支付機構沒(méi)有將監管要求落實(shí)到位。

問(wèn)題頻發(fā) 支付機構被追責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所謂“二清”是指具有清算資質(zhì)的機構將資金結算給第三方平臺后,第三方平臺再將資金清算給其他商戶(hù)。若該第三方平臺沒(méi)有清算資質(zhì),就構成二清。而劉艷等人遭遇的,就是代理商在中間進(jìn)行了二次清算。

在向樂(lè )刷客服查詢(xún)資金流向的過(guò)程中,劉艷更是發(fā)現了樂(lè )刷POS機還存在跳碼等諸多問(wèn)題。劉艷提供的POS機簽購單信息顯示,通過(guò)樂(lè )刷POS機進(jìn)行的交易中,出現了多個(gè)不同類(lèi)型的商戶(hù)名稱(chēng),甚至部分交易中刷卡日期都“穿越”到了2021年11月。劉艷稱(chēng),此前其在使用過(guò)程中已經(jīng)注意到了這一問(wèn)題,向仁廣商貿相關(guān)人員查詢(xún)后得到的回復是“正?,F象,只要不影響使用都沒(méi)問(wèn)題”。

不僅如此,在劉艷開(kāi)始使用仁廣商貿提供的POS機時(shí),仁廣商貿的工作人員也未告知她登錄商戶(hù)系統查詢(xún)交易信息,也未為其設置獨立的賬戶(hù)。

盡管找到了癥結所在,但交易資金同樣未能到賬。趙宇指出,自2021年1月開(kāi)始,受損商戶(hù)開(kāi)始向關(guān)聯(lián)支付機構反映問(wèn)題,但并未引起對方重視。

隨后,受損商戶(hù)聯(lián)合報警,并針對涉事支付機構對代理商審核不嚴這一情況向央行石家莊中心支行進(jìn)行了舉報,要求相關(guān)支付機構承擔墊付責任。“4月以來(lái),已有商戶(hù)的墊付款項陸續到賬。”

ShowFin智庫創(chuàng )始人寇向濤表示,按照監管要求,對于外包商“二清”問(wèn)題引起的商戶(hù)資金損失,“二清”公司所使用的支付通道的所屬支付公司需要承擔墊付責任。

王蓬博則進(jìn)一步指出,從現有信息分析來(lái)看,這一騙局中實(shí)際漏洞頗多。5天的資金結算周期、與實(shí)際情況不符合的商戶(hù)名稱(chēng)等,均是問(wèn)題信號,但在“0費率”的誘惑之下,也未引起商戶(hù)重視。

嚴監管之下 誰(shuí)在頂風(fēng)作案

在寇向濤看來(lái),支付行業(yè)現有的監管框架下,出現“二清”問(wèn)題可能性很低。事實(shí)上,正如寇向濤所言,過(guò)去幾年間,央行對于“二清”公司圍追堵截,為這類(lèi)公司違規提供支付結算服務(wù)的持牌支付機構也因此被央行重罰。

這一背景下,誰(shuí)在頂風(fēng)作案?天眼查數據顯示,仁廣商貿成立于2015年10月,在2019年9月至12月間開(kāi)始頻繁進(jìn)行工商信息變更。在簡(jiǎn)介中仁廣商貿定位為金融服務(wù)公司,主營(yíng)POS機、理財、銀行對接,一切金融有關(guān)的業(yè)務(wù)。

根據天眼查提供的數據,4月28日,北京商報記者多次撥打仁廣商貿的聯(lián)系電話(huà)進(jìn)一步了解情況,均未能接通。而據相關(guān)商戶(hù)所述,仁廣商貿負責人已被警方帶走。

仁廣商貿背后的支付機構對此是否知情,也引發(fā)商戶(hù)質(zhì)疑。據商戶(hù)統計,仁廣商貿代理的支付機構除了樂(lè )刷、匯付天下外,還包括國通星驛等10余家支付機構。

“央行石家莊中心分行也已開(kāi)始對涉事支付機構進(jìn)行調查”,多名商戶(hù)均在采訪(fǎng)中提到。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多次撥打央行石家莊中心分行支付結算處的電話(huà)核實(shí)情況,但未能接通。

按照央行2015年7月發(fā)布的《關(guān)于加強銀行卡收單業(yè)務(wù)外包管理的通知》要求,因外包服務(wù)機構原因導致的特約商戶(hù)、持卡人或發(fā)卡銀行資金損失的,收單機構應該全額承擔先行賠付責任。

王蓬博稱(chēng),當前無(wú)法判斷支付機構是否存在主觀(guān)意愿縱容服務(wù)商甚至是合謀,但可以明確的是支付機構在審核外包商資質(zhì)方面存在漏洞,即便不知情也需要為此擔責。而這一情況背后,更重要的是支付機構對于這類(lèi)外包的收單服務(wù)商管控力度有所欠缺。收單服務(wù)商能夠直接接觸到商戶(hù),而支付機構往往也依賴(lài)服務(wù)商進(jìn)行業(yè)務(wù)拓展,在商戶(hù)信息識別方面亟待加強。

“二清”高風(fēng)險 商戶(hù)需謹慎

針對用戶(hù)反饋的匯付天下、樂(lè )刷、國通星驛等支付機構,北京商報記者就資金具體損失與資金流向、當前墊付進(jìn)展以及如何進(jìn)行代理商資質(zhì)審核等問(wèn)題進(jìn)行了進(jìn)一步采訪(fǎng)。匯付天下相關(guān)負責人回復稱(chēng),公司已成立專(zhuān)項工作小組,對此事進(jìn)行處理,目前正在穩步推進(jìn)中。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其余支付機構回復。

在“二清”的風(fēng)險方面,寇向濤指出,除了商戶(hù)資金結算款得不到保障外,對持卡用戶(hù)來(lái)說(shuō),“二清”POS機交易還涉及到交易不透明、信息難以查詢(xún)等風(fēng)險。

對于如何防范這一問(wèn)題,王蓬博強調,首先支付機構在選擇外包商的時(shí)候,要真正落實(shí)央行對于線(xiàn)下收單業(yè)務(wù)的管理要求;除了依靠備案等自律手段外,還可以從監管層面進(jìn)一步加大對外包服務(wù)商違規行為的打擊力度。

“商戶(hù)在與代理商接觸時(shí),也要進(jìn)一步了解相關(guān)支付機構的信息,在到賬時(shí)間、費率等方面有更為清楚的認知,不要輕信低費率甚至0費率等誘導,選擇穩定、合規的支付通道才更有利于業(yè)務(wù)開(kāi)展”,王蓬博表示,對于POS機使用過(guò)程中出現的不到賬、流程慢等問(wèn)題,及時(shí)向支付機構反饋,也可直接向監管部門(mén)舉報,避免自身資金損失擴大化。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廖蒙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