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填信息被扣款 閃易花會(huì )員費藏坑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岳品瑜 劉四紅 網(wǎng)編:王巍 2021-05-13

會(huì )員費,對業(yè)內來(lái)說(shuō)并不陌生,但要警惕的是,如今有不少所謂的網(wǎng)貸App,以貸款為由,通過(guò)收取會(huì )員費的名義向借款者實(shí)施強制扣費。近日,多位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在A(yíng)pp“閃易花”上貸款,輸入個(gè)人資料、銀行卡、驗證碼等信息后,卻在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強制扣款295元的會(huì )員費。值得警惕的是,當部分消費者向平臺提出退款,卻被平臺告知需再次申請6個(gè)推薦平臺,而這些平臺包括“秒享分期”“77秒借”“小花借”“樂(lè )享分期”等,操作套路與“閃易花”如出一轍……“點(diǎn)擊貸款是套路,要求退錢(qián)還有套路!”在多位受害者感嘆的同時(shí)也引發(fā)業(yè)內思考:是什么助長(cháng)了這些嗜血App的蔓延?為何會(huì )有如此多受害者上當受騙?這些涉嫌詐騙的非法活動(dòng)后續又該如何治理整頓?

一填信息反被強制扣款

“本來(lái)是想借錢(qián),誰(shuí)知道反被坑。”5月11日,來(lái)自安徽的消費者劉強(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近日他在安卓手機瀏覽器的推薦下,下載了名為“閃易花”的貸款App,打開(kāi)后頁(yè)面顯示有90000元的借款額度,本來(lái)滿(mǎn)懷期待填寫(xiě)資料借款,但讓他沒(méi)想到的是,卻在平臺的指引下一步步掉入“陷阱”。

“一輸入手機驗證碼就被扣錢(qián),我一下就蒙了。”據劉強所述,他在“閃易花”平臺相繼填寫(xiě)并上傳了身份信息、住址、銀行卡等資料,并進(jìn)行了手機號驗證綁定等操作,但不曾想到,一輸入驗證信息后,銀行卡就傳來(lái)了被扣款295元的提示,事后電話(huà)聯(lián)系客服退款,對方電話(huà)卻一直處于無(wú)人接聽(tīng)的狀態(tài)。

無(wú)獨有偶,跟劉強一樣被強制扣款的還有來(lái)自河南的李明(化名),5月12日,李明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因為手頭緊,便在手機應用市場(chǎng)搜到了名為“借錢(qián)花”的App,打開(kāi)App點(diǎn)擊查看額度后,又被推薦下載了“閃易花”。

“我看閃易花有額度,還挺高的,于是我就操作了。”李明說(shuō)道,期間他同樣進(jìn)行了銀行卡綁定操作,但在沒(méi)有任何提示的前提下,被強制扣走了295元的所謂會(huì )員費。

值得一提的是,被扣取會(huì )員費后,李明同樣無(wú)法進(jìn)行下一步貸款操作,他點(diǎn)擊平臺的“立即提現”后,并未有貸款下發(fā),而是出現了一系列類(lèi)似的所謂貸款平臺。“后來(lái),我好不容易聯(lián)系上客服,但對方竟然讓我繼續下載App,需要另外6個(gè)不同平臺,并提交下款失敗的截圖才能退款,這樣一個(gè)又一個(gè)App下載,不就成了死循環(huán)了嗎?”李明向北京商報記者說(shuō)道,他已經(jīng)意識到了這是個(gè)詐騙平臺。

不過(guò),讓李明心生疑惑的是,“為何連密碼都沒(méi)有輸入,僅填寫(xiě)驗證碼就被強制扣款?其中是否存在什么漏洞?”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采訪(fǎng)了銀行客服人員,后者回應稱(chēng),銀行的驗證措施主要是驗證碼,用戶(hù)只要輸入銀行卡賬號,再輸入驗證碼,就相當于授權操作,一旦驗證就可以綁定平臺,而后平臺只要發(fā)起扣款,銀行也無(wú)法干預,并且沒(méi)有辦法攔截。該銀行人員稱(chēng),用戶(hù)若擔心銀行卡后續風(fēng)險,建議掛失凍結,一旦發(fā)現受騙,可采取報警處理。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wù)所律師李亞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未經(jīng)提示強制扣取用戶(hù)會(huì )員費,涉嫌侵犯會(huì )員作為消費者的知情權和公平交易權。倘若此網(wǎng)貸App既無(wú)放貸資質(zhì)也無(wú)放貸意圖,扣除用戶(hù)的會(huì )員費本身就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也涉嫌構成詐騙等刑事犯罪。

“客戶(hù)申請貸款,平臺強制扣除會(huì )員費是不合理的,違反了監管關(guān)于降低信貸融資手續費的規定。另外平臺套取了個(gè)人資料、銀行卡、驗證碼等信息,又不給用戶(hù)提供服務(wù),卻有意獲取用戶(hù)信息用于其他目的,此舉涉嫌詐騙。” 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孫揚指出,如果使用一些支付平臺服務(wù),確實(shí)可以將銀行卡號關(guān)聯(lián)到快捷支付,然后通過(guò)快捷支付、免密支付等進(jìn)行強制扣款。

環(huán)環(huán)推薦助推詐騙蔓延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從多位消費者及銀行方面進(jìn)一步了解到,在此次扣款中,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為此次支付收單機構。5月11日,北京商報記者向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求證,后者官方回應稱(chēng),“閃易花為我公司新增商戶(hù),其為用戶(hù)提供權益類(lèi)產(chǎn)品服務(wù),入網(wǎng)手續齊全,我司為其提供快捷支付產(chǎn)品,即:持卡人需自己在商戶(hù)App完成輸入綁定銀行卡;支付環(huán)節需要用戶(hù)主動(dòng)輸入‘驗證碼’才能完成支付交易,不存在用戶(hù)所說(shuō)的不知情”。

“經(jīng)由持牌支付機構強制扣款,表明持牌機構對商戶(hù)的風(fēng)控具有漏洞。” 消費金融專(zhuān)家蘇筱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早在2019年,公安部就已經(jīng)表示,“對給套路貸犯罪團伙提供技術(shù)支持、征信服務(wù)、資金轉移通道的風(fēng)控公司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堅決予以打掉,嚴肅處理”。在蘇筱芮看來(lái),第三方支付機構需要加大商戶(hù)準入管理,加強對風(fēng)險商戶(hù)的日常巡查,不斷完善風(fēng)險防控機制。

5月12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黑貓投訴平臺,關(guān)于閃易花強制扣款的投訴仍在不斷增加。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多次撥打“閃易花”平臺電話(huà)客服,已被提醒“無(wú)此業(yè)務(wù)號碼”;不過(guò),當日下午,記者收到了自稱(chēng)“閃易花工作人員”和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客服人員的電話(huà)。其中,“閃易花”稱(chēng)可以通過(guò)支付寶轉賬的方式給用戶(hù)退費;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客服人員則稱(chēng),目前閃易花和該公司仍為合作狀態(tài),具體退費事項將進(jìn)一步聯(lián)系“閃易花”核實(shí)處理。

對此,聯(lián)動(dòng)優(yōu)勢官方進(jìn)一步回應稱(chēng),“該商戶(hù)確認已關(guān)停。我司一貫重視風(fēng)控合規,所有商戶(hù)必須符合監管要求準入標準才給與進(jìn)件。該商戶(hù)入網(wǎng)時(shí)資料齊全,未發(fā)現存在套路貸情況。同時(shí),公司定期會(huì )對商戶(hù)進(jìn)行巡檢和培訓,要求商戶(hù)確保消費者合法權益,對于不能及時(shí)保證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商戶(hù),一旦發(fā)現,會(huì )主動(dòng)關(guān)停。如若涉及風(fēng)險交易,也會(huì )積極配合司法機關(guān)調查取證”。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報記者在黑貓投訴等平臺統計發(fā)現,類(lèi)似這類(lèi)“閃易花”這類(lèi)以貸款為由的操作套路并不少見(jiàn),除了“閃易花”,還有“捷優(yōu)花”“來(lái)享花”“快享花”等App,同樣以套路扣費的方式強制收取用戶(hù)會(huì )員費。

從黑貓投訴平臺情況來(lái)看,類(lèi)似問(wèn)題已出現上千例,由此粗略計算,消費者被騙取所謂的會(huì )員費總金額約30萬(wàn)元。而在被強制扣費的群體中,不乏有未滿(mǎn)18歲的未成年人。

與此同時(shí),北京商報記者從多位用戶(hù)提供的“閃易花”平臺截圖發(fā)現,目前“閃易花”仍在為多個(gè)類(lèi)似的貸款App進(jìn)行推薦導流,其中就包括“秒享分期”“77秒借”“甜橘分期”“唄易幫手”“小花借”“樂(lè )享分期”等。

“這些套路平臺具有一些共性,一是無(wú)法通過(guò)正規應用商城上架,而是通過(guò)瀏覽器下載;二是在A(yíng)pp內隱藏身份,難以準確識別其工商注冊信息、辦公地;三是經(jīng)常采用誘導話(huà)術(shù),如‘極速放款’等。”蘇筱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這類(lèi)App仍在蔓延,因為這些平臺作案方式隱蔽,難以通過(guò)應用市場(chǎng)監測與識別。

如何防范此類(lèi)非法詐騙

針對被騙者,業(yè)內人士均紛紛建議,首先應當停止在該App的一切盲目操作,建議先保存好扣除款項的相關(guān)證據,嘗試與平臺交涉;如無(wú)果可向涉及其中的持牌機構聯(lián)系溝通;或及時(shí)向有關(guān)部門(mén)進(jìn)行投訴,向公安機關(guān)報警。

截至5月13日,北京商報記者跟蹤了解到,目前已有部分“閃易花”受害者通過(guò)支付寶收到后者退費,但更多受害者仍在等待退款,其中一部分已經(jīng)選擇報警處理。

對于此類(lèi)App亂象,在李亞看來(lái),從監管上,應當嚴格審核這類(lèi)App上線(xiàn)的資質(zhì),實(shí)時(shí)監控并清理散落各網(wǎng)絡(luò )平臺的非法貸款平臺廣告和下載鏈接,并加大懲治力度;從宣傳上,應當加大防詐騙的宣傳力度。

孫揚說(shuō)道,“必須要從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應用市場(chǎng)商店等方面進(jìn)行整治,平臺要配合金融監管部門(mén),嚴格篩選上線(xiàn)的App,對于沒(méi)有資質(zhì)的貸款App,必須堅決下線(xiàn),并移送當地的監管部門(mén)和執法機關(guān)進(jìn)一步跟進(jìn)處理”。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劉四紅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