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頂風(fēng)招兵買(mǎi)馬 涉幣機構危矣?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 岳品瑜 劉四紅 網(wǎng)編:王巍 2021-07-08

虛擬貨幣監管再加碼,近日已有公司涉嫌提供軟件服務(wù)被注銷(xiāo)。在業(yè)內看來(lái),最新央行監管舉措打了幣圈產(chǎn)業(yè)鏈一個(gè)措手不及,不少游走在監管紅線(xiàn)上的涉幣企業(yè)或面臨重擊。不過(guò),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fā)現,目前包括北京地區在內的涉幣機構仍在頂風(fēng)招兵買(mǎi)馬,還有很多看似與虛擬貨幣并不相關(guān)的企業(yè),也在打著(zhù)區塊鏈噱頭招聘虛擬貨幣相關(guān)業(yè)務(wù)員工??傮w來(lái)看,虛擬貨幣清理仍需加大監測力度,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鏈整頓任重道遠。

頂風(fēng)招兵買(mǎi)馬

7月6日,央行發(fā)出的一則通知讓幣圈企業(yè)抖了三抖,除了已有公司被整頓外,還有一大政策重擊是:央行營(yíng)管部鄭重警告轄內相關(guān)機構,不得為虛擬貨幣相關(guān)業(yè)務(wù)活動(dòng)提供經(jīng)營(yíng)場(chǎng)所、商業(yè)展示、營(yíng)銷(xiāo)宣傳、付費導流等服務(wù)。此外,轄內金融機構、支付機構不得直接或間接為客戶(hù)提供虛擬貨幣相關(guān)服務(wù)。

這也是除了明確打擊虛擬貨幣炒作交易外,監管首次將打擊范圍聚焦至幣圈上下游公司。在業(yè)內看來(lái),目前,部分涉虛擬貨幣服務(wù)機構沒(méi)有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場(chǎng)所,摸排較為困難,但此舉也或成為后期市場(chǎng)整治亂象的攻堅之處,預計后續其他地區監管也將陸續跟進(jìn)。

不過(guò),短時(shí)間內要徹底清理涉虛擬貨幣服務(wù)機構確實(shí)并非易事。

7月7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fā)現,目前北京地區仍有涉虛擬貨幣服務(wù)機構在招兵買(mǎi)馬。根據百度招聘,目前北京幣世界網(wǎng)絡(luò )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幣世界”)正在招聘若干數字貨幣(以下簡(jiǎn)稱(chēng)“虛擬貨幣”)交易分析師,職位是提供虛擬貨幣合約交易策略,為社群用戶(hù)答疑,提高社群活動(dòng)及交易頻率,以及監控虛擬貨幣動(dòng)態(tài),對異動(dòng)板塊、項目作出深度分析解讀,快速精編及分享等。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在手機應用市場(chǎng)仍可以搜到幣世界App,下載頁(yè)面介紹,這是一款4000萬(wàn)幣圈人都在用的賺錢(qián)App,可供幣圈大佬直播交流,秒級行情實(shí)時(shí)掌握,同時(shí)還開(kāi)發(fā)了幣種吧部落聚合地,可供不同幣民交流投資。

總體來(lái)看,幣世界主要為虛擬貨幣資產(chǎn)投資者提供幣圈動(dòng)態(tài)、幣種信息、幣圈新聞等服務(wù),主要功能包括全球資訊、幣圈平臺、實(shí)時(shí)行情、深度文章和交流社區等。

從功能上看似是一款幣圈資訊類(lèi)App,但7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打開(kāi)幣世界App后發(fā)現,該App除提供資訊外,還頻繁開(kāi)展了幣圈相關(guān)營(yíng)銷(xiāo)服務(wù)活動(dòng),例如其開(kāi)屏頁(yè)面就多次為幣圈機構營(yíng)銷(xiāo)導流,其中就包括:“METISSWAP LAYER2 測試網(wǎng)上線(xiàn),參與測試領(lǐng)取價(jià)值18000U空投”“7月11號波卡中國行相約重慶”……

針對招聘及相關(guān)業(yè)務(wù)問(wèn)題,北京商報記者向幣世界方面進(jìn)行采訪(fǎng),但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后者進(jìn)一步回應。

“這類(lèi)機構之所以在這個(gè)時(shí)間點(diǎn)還頂風(fēng)招聘,一方面可能考慮到此前國內監管主要聚集虛擬貨幣挖礦和交易環(huán)節,對產(chǎn)業(yè)鏈其他環(huán)節的監管態(tài)度并不明確;另一方面,盡管?chē)鴥仁袌?chǎng)遇冷,但在國際上虛擬貨幣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發(fā)展依舊很快,同時(shí)國內很多表面上和虛擬貨幣不存在直接關(guān)聯(lián)的企業(yè)也在通過(guò)各種形式參與虛擬貨幣市場(chǎng),從而使市場(chǎng)需求依舊存在。” 在零壹區塊鏈研究總監、數字資產(chǎn)研究院研究員蔣照生看來(lái),全國虛擬貨幣監管一盤(pán)棋,當前可能是北京地區率先對虛擬貨幣相關(guān)企業(yè)采取措施,但后續其他地區可能會(huì )陸續跟進(jìn)。

機構存僥幸心理

涉幣機構整頓仍任重道遠。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除了北京地區外,還有西安、杭州等地也均有涉虛擬貨幣服務(wù)機構在頂風(fēng)招聘,涉及崗位包括虛擬貨幣交易員、虛擬貨幣量化合伙人等。

其中有部分機構,盡管從工商信息、經(jīng)營(yíng)范圍來(lái)看與虛擬貨幣掛不上鉤,但實(shí)則也在開(kāi)展虛擬貨幣相關(guān)業(yè)務(wù)。例如一家名為“陜西九斗信息咨詢(xún)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九斗信息”)的企業(yè),目前正在招聘4名數字貨幣交易員,從職位描述來(lái)看,主要負責虛擬貨幣基金日常交易,交易系統的開(kāi)啟關(guān)閉等操作,以及盤(pán)中量化策略的運行情況監視及特殊情況下的手動(dòng)交易等。

根據天眼查,九斗信息注冊地在陜西西安,經(jīng)營(yíng)范圍包括財務(wù)信息咨詢(xún)及管理、企業(yè)管理咨詢(xún)、營(yíng)銷(xiāo)策劃、品牌推廣服務(wù)、市場(chǎng)調查及咨詢(xún)服務(wù)、會(huì )務(wù)服務(wù)、商務(wù)信息咨詢(xún)(金融、證券、期貸、理財、基金除外)及發(fā)布等。

無(wú)獨有偶,注冊地在北京的中昇信投(杭州分公司),目前也正在招聘若干虛擬貨幣量化合伙人,根據百度招聘上的職位描述,合伙人招聘對象薪資為25000-45000元/月,號稱(chēng)“可自己設定主流幣,告別爆倉,告別破發(fā),告別歸零;此外,量化管理軟件日化收益1%-5%;App可通過(guò)API接口授權交易平臺”。

金融科技專(zhuān)家蘇筱芮表示,幣圈機構頂風(fēng)招兵買(mǎi)馬一方面反映出虛擬貨幣相關(guān)的不法活動(dòng)尚未根絕,還存在較多用戶(hù)基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機構缺乏合規意識,存在一定程度的僥幸心理,除北京地區,其他地區該類(lèi)型機構會(huì )同樣面臨整頓風(fēng)險。

目前來(lái)看,涉虛擬幣服務(wù)機構主營(yíng)業(yè)務(wù)包括導流獲客、宣發(fā)營(yíng)銷(xiāo)、項目評級、用戶(hù)運營(yíng)、交易轉賬等,但除了這些表面上直接與虛擬貨幣相關(guān)的機構外,還有很多看似與虛擬貨幣并不相關(guān)的企業(yè),也經(jīng)常打著(zhù)區塊鏈項目經(jīng)理、區塊鏈分析師、區塊鏈投資經(jīng)理等崗位的噱頭,在招聘從事虛擬貨幣相關(guān)業(yè)務(wù)的員工。

在蔣照生看來(lái),這些企業(yè)可能更加難以被發(fā)現和監管。一方面是由于這些企業(yè)一般都頂著(zhù)區塊鏈的名頭,而將從事虛擬貨幣相關(guān)業(yè)務(wù)的主體放在海外,企圖以此完成“切分”;另一方面,這些企業(yè)從主營(yíng)業(yè)務(wù)或經(jīng)營(yíng)范圍上看,很難與虛擬貨幣聯(lián)想在一起。

高壓監管下的整頓

不得不說(shuō),目前虛擬貨幣相關(guān)整頓仍面臨多個(gè)難點(diǎn)。正如蘇筱芮所稱(chēng),一是如何精準定位涉虛擬幣機構的經(jīng)營(yíng)場(chǎng)所以及相關(guān)人員;二是如何留存機構涉虛擬幣業(yè)務(wù)相關(guān)的證據并作出認定;三是尚未存在統一的清理整頓方案及行動(dòng)綱領(lǐng),各地之間的操作可能存在差異。

不過(guò),業(yè)內普遍看來(lái),后續虛擬貨幣業(yè)務(wù)監管走勢將持續趨嚴,監管范圍也將進(jìn)一步擴大,所有涉幣圈服務(wù)機構最終將面臨整頓。

正如中南財經(jīng)政法大學(xué)數字經(jīng)濟研究院執行院長(cháng)、教授盤(pán)和林所稱(chēng),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人鋌而走險,很多幣圈機構并沒(méi)有重視當前虛擬貨幣的風(fēng)險,主要是由于監管無(wú)法穿透到C2C交易領(lǐng)域和海外交易領(lǐng)域,現階段很多幣圈機構還有一些騰挪空間,但需要關(guān)注,虛擬貨幣的收緊是漸進(jìn)的,最終所有的口子都有可能被堵住。全國范圍內虛擬貨幣關(guān)聯(lián)的機構都有可能被整頓。

蔣照生同樣認為,短期內國內應該會(huì )持續高壓監管態(tài)勢,監管措施和態(tài)度不會(huì )出現明顯轉變,監管范圍下一步有可能指向幣圈媒體、宣發(fā)平臺及交易服務(wù)提供商等機構。

對于徹底整頓市場(chǎng),蘇筱芮則建議,后續或可出臺專(zhuān)門(mén)的清理整頓方案與規劃,在明晰監管路徑的同時(shí),也能夠為市場(chǎng)提供更為明確的預期,杜絕部分群體存在的僥幸心理。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劉四紅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