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頂風(fēng)宣傳FIL幣挖礦,“千倍幣”噱頭存憂(yōu)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岳品瑜 廖蒙 網(wǎng)編:王巍 2021-07-22

監管高壓態(tài)勢下,幣圈震蕩連連,礦圈更是迎來(lái)了海外大遷徙。“大哥”比特幣、“二哥”以太坊的挖礦活動(dòng)在國內停產(chǎn),主打IPFS(星際文件系統)概念的FIL幣挖礦卻開(kāi)始在市場(chǎng)上活躍起來(lái)。北京商報記者進(jìn)一步調查發(fā)現,不少云算力平臺當前轉向營(yíng)銷(xiāo)FIL幣挖礦,玩起文字游戲強調FIL幣具備高價(jià)值與前景,鼓吹小成本換高額回報。但這一玩法復雜、周期長(cháng)的投資行為背后,實(shí)際上卻是風(fēng)險重重。

蹭熱點(diǎn)

云算力平臺瞄準FIL幣

“國家禁止比特幣挖礦,布局FIL幣挖礦的黃金時(shí)代”“監管持續加碼、FIL毫不畏懼”……7月22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礦圈論壇中出現了不少類(lèi)似言論。北京商報記者以“IPFS”“FIL”為關(guān)鍵詞搜索發(fā)現,與FIL相關(guān)的挖礦廣告幾乎“霸屏”。

“0元購機,聯(lián)合挖礦”,順著(zhù)這樣一則小廣告,北京商報記者找到了代理商趙峰(化名)。趙峰介紹稱(chēng),公司新推出了聯(lián)合挖礦的活動(dòng),“你只需要支付相應的質(zhì)押費,就可以參與FIL幣挖礦,礦機成本由公司承擔,產(chǎn)生的收益公司與你四六分”。

“按照FIL幣項目方制定的交易規則,參與FIL幣挖礦必須繳納質(zhì)押幣和GAS費,其中質(zhì)押幣到期后會(huì )退還,GAS費就是手續費,會(huì )在挖礦過(guò)程中被消耗掉,每T算力費率約為0.1%,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顒?dòng)期間繳納一次質(zhì)押幣可以參與三年挖礦,從第二年開(kāi)始,用戶(hù)只需要支付每年1000元的礦機托管費即可。”趙峰補充道。

趙峰向北京商報記者展示的招商資料顯示,通過(guò)8T、16T等不同規格的硬盤(pán)或更大內存的礦機開(kāi)展挖礦活動(dòng),用戶(hù)支付對應的質(zhì)押幣。以最小容量的8T硬盤(pán)選項為例,實(shí)際有效算力5.33T,設備原售價(jià)為16600元,用戶(hù)所需要支付的封裝滿(mǎn)成本(質(zhì)押費)為36.3枚FIL。

全球幣價(jià)網(wǎng)站CoinGecko數據顯示,截至7月22日12時(shí),FIL報價(jià)為45.44美元,約合人民幣293.76元。由此計算,用戶(hù)認購8T硬盤(pán),實(shí)際可獲得5.33T算力,需要出資10635.9元購買(mǎi)FIL幣用于質(zhì)押,其次后續兩年還需要繳納2000元設備托管費。

另根據介紹,5.33T算力每天可產(chǎn)生0.2004枚FIL,用戶(hù)可以獲得其中的60%。按照一年365天計算,用戶(hù)三年間可以獲得的FIL數量為129.86枚,同樣以幣價(jià)293.76元計算,用戶(hù)到期可獲得的收益約為38147元。即便是扣除成本費用,用戶(hù)也仍然能獲得3萬(wàn)余元收入。

存貓膩

高收益背后風(fēng)險重重

質(zhì)押費到期退回,只需承擔2000元礦機托管費和少量手續費,三年后便可以獲得3萬(wàn)余元收益。這場(chǎng)看似一本萬(wàn)利的挖礦活動(dòng)背后究竟有哪些貓膩?

據趙峰描述,用戶(hù)需要通過(guò)公司旗下“暴雪礦場(chǎng)”App繳納質(zhì)押費,3天后便可以在A(yíng)pp內看到礦機上架,并產(chǎn)生收益。但根據FIL線(xiàn)性釋放的規則,每日產(chǎn)幣量中只有25%能立即釋放,剩余數量會(huì )在180天獲得。這樣也意味著(zhù)用戶(hù)成本回收時(shí)間被進(jìn)一步拉長(cháng)。

同時(shí),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使用“暴雪礦場(chǎng)”App需要通過(guò)趙峰提供的鏈接、繞過(guò)應用商城進(jìn)行下載,且期間多次出現故障。繳納質(zhì)押幣則需要通過(guò)其他加密貨幣交易平臺,直接向“暴雪礦場(chǎng)”提供的網(wǎng)絡(luò )地址進(jìn)行充幣轉賬,用戶(hù)一旦轉款便無(wú)法輕易實(shí)現退款。

對于“暴雪礦場(chǎng)”App內如何保證質(zhì)押幣安全,趙峰給出的回復是質(zhì)押幣交到了公有鏈上,即便公司跑路了也不能帶走。

不過(guò),對于趙峰這一說(shuō)法,沉浸幣圈多年的王陽(yáng)(化名)卻有不同看法。王陽(yáng)表示,這類(lèi)通過(guò)第三方平臺進(jìn)行的挖礦活動(dòng),實(shí)際上完全依靠公司主體做背書(shū)。用戶(hù)繳納的質(zhì)押幣交到了哪里以及被用做何處、是否真實(shí)存在礦場(chǎng)等都需要用戶(hù)反復求證。“平臺一旦跑路,必然是帶著(zhù)用戶(hù)的幣一起跑。”

“而FIL幣是分布式存儲數據,按照技術(shù)要求需要先質(zhì)押再挖礦,看似符合邏輯,但也非常容易變成資金盤(pán),全靠二級市場(chǎng)交易支撐,用戶(hù)還是不應該輕易嘗試。”王陽(yáng)進(jìn)一步補充道。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wù)所合伙人、律師李亞同樣認為,加密貨幣礦場(chǎng)的準入門(mén)檻較低,隱匿性較強,礦場(chǎng)的資質(zhì)、能力等方面參差不齊。存在部分平臺本身沒(méi)有算力,也沒(méi)有實(shí)體礦場(chǎng)支撐的存在,以龐氏騙局模式或傳銷(xiāo)模式拆東墻補西墻,一旦資金鏈斷裂便難以為繼。

李亞指出,算力合約屬于虛擬產(chǎn)品,投資人購買(mǎi)僅靠平臺的宣傳資料進(jìn)行判斷,究竟合約背后有無(wú)實(shí)體礦場(chǎng)支撐,投資人實(shí)際上很難知情,參與此類(lèi)活動(dòng)的投資人更應注意風(fēng)險。

摳字眼

與監管玩起文字游戲

打著(zhù)IPFS的旗號,FIL的前景被大肆鼓吹。據了解,IPFS中文名為“星際文件系統”,是一個(gè)去中心化、可以用來(lái)存儲和訪(fǎng)問(wèn)數據的網(wǎng)絡(luò )底層協(xié)議。

在北京商報記者與趙峰的交談中,趙峰也多次強調FIL是唯一有實(shí)體應用支撐的加密貨幣,頭部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以及一些國家級項目均有使用IPFS,并稱(chēng)現在幣價(jià)較為低迷,公司認可FIL價(jià)值,寧愿自己負擔成本囤幣,等待幣價(jià)上漲從中獲利。

趙峰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暴雪礦場(chǎng)主體運營(yíng)公司為湖北暴雪云計算科技有限公司,在湖北設有辦公室與礦機托管機房。而在問(wèn)及加密貨幣挖礦已經(jīng)被禁止、為何暴雪礦場(chǎng)還能開(kāi)展挖礦操作時(shí),趙峰回復稱(chēng),國家禁止的是比特幣挖礦,并非FIL幣挖礦,FIL幣是低能耗,沒(méi)有監管風(fēng)險。但對于“低耗能”體現在哪,趙峰未能正面回應。

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fā)現,包括暴雪礦場(chǎng)在內,還有多家平臺在推廣各種類(lèi)型的FIL挖礦活動(dòng),并且玩的均是摳字眼的文字游戲。在各類(lèi)推廣文案中,均以比特幣挖礦被監管?chē)来蛲顺鰹猷孱^,強調FIL幣未被禁止。同時(shí),以各類(lèi)極具煽動(dòng)性的話(huà)語(yǔ)頻繁強調FIL幣使用IPFS技術(shù),為FIL幣打上“千倍幣”“萬(wàn)倍幣”的名號,吸引用戶(hù)關(guān)注。

隨著(zhù)IPFS被瘋狂炒作,除了FIL外,Swarm、BZZ等幣種也開(kāi)始興起,繼續引導用戶(hù)購買(mǎi)算力、挖礦,“鐵打的韭菜流水的幣”這一荒誕劇目仍在上演。

中國計算學(xué)會(huì )區塊鏈專(zhuān)委會(huì )委員、北京前沿金融監管科技研究院首席顧問(wèn)夏平指出,IPFS在FIL問(wèn)世之前已存在多年,其被廣泛應用并不意味著(zhù)FIL具備實(shí)際價(jià)值,這類(lèi)宣傳中以技術(shù)價(jià)值模糊概念,涉嫌虛假宣傳誘導用戶(hù),純粹是借著(zhù)IPFS炒作。

夏平強調,監管本質(zhì)上禁止的是針對所有虛擬貨幣開(kāi)展的、一切形式的挖礦活動(dòng),當然也包含FIL。而任何形式的挖礦,都要耗費大量的資源,除了電力資源外,將顯卡、硬盤(pán)等作為數字經(jīng)濟“元件”的電子產(chǎn)品用到挖礦這種事情上,也是對人類(lèi)有限資源的極大浪費。

大洗牌

礦圈向海外轉移

針對這一擦邊球式的營(yíng)銷(xiāo)情況,北京商報記者也向湖北暴雪云計算科技有限公司進(jìn)行了采訪(fǎng),對其當前礦場(chǎng)布局、監管之下業(yè)務(wù)規劃等問(wèn)題進(jìn)行進(jìn)一步了解,但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對方回復。

在趙峰向北京商報記者描繪的美好畫(huà)卷中,FIL幣前景無(wú)可限量。而北京商報記者也與多位幣圈人士進(jìn)行了交流。而不論是行業(yè)從業(yè)者還是炒幣人士,對于FIL均持否定態(tài)度。

行業(yè)從業(yè)者劉宇(化名)也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FIL幣挖礦模式更像是傳銷(xiāo),大量通過(guò)互聯(lián)網(wǎng)流量進(jìn)行洗腦式推廣。當前借著(zhù)監管整治比特幣挖礦等熱點(diǎn)推廣,產(chǎn)品成本高、周期長(cháng),更像是在急切地尋找最后一茬韭菜。

劉宇表示,盡管?chē)鴦?wù)院金融穩定發(fā)展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上給出的說(shuō)法是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但各地清退文件均清楚寫(xiě)明打擊對象為“虛擬貨幣”,當前較為知名的礦場(chǎng)、礦池以及云計算平臺,都在向海外轉移,一些小礦場(chǎng)等更是直接停業(yè)。

“相關(guān)平臺向海外轉移業(yè)務(wù),也均是低調進(jìn)行,誰(shuí)也不愿意這個(gè)時(shí)候在監管面前露臉,被抓了典型。”劉宇稱(chēng),“這個(gè)時(shí)候還在頂風(fēng)宣傳挖礦活動(dòng)的頭鐵平臺,一方面可能是實(shí)控人不在境內,另一方面可能是平臺本身開(kāi)展的就是虛假業(yè)務(wù),只想借機割韭菜。”

正如劉宇所言,自5月21日國務(wù)院金融穩定發(fā)展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明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以來(lái),內蒙古、青海、四川、新疆、云南等多地對轄區內虛擬貨幣挖礦行為進(jìn)行摸排,斷電拉閘、關(guān)停清退,強監管風(fēng)暴席卷整個(gè)礦圈。

從FIL的幣價(jià)走勢來(lái)看,FIL在上線(xiàn)兩個(gè)月后急速拉升,在4月1日觸及歷史最高價(jià)236.84美元,此前便急轉直下,大幅縮水。在FIL相關(guān)論壇中,也有不少用戶(hù)認為FIL已經(jīng)進(jìn)入了收割期。當前被吸引參與FIL挖礦的用戶(hù),一方面面臨平臺跑路風(fēng)險,另一方面則是未來(lái)如果幣價(jià)走勢不佳,能獲得多少回報仍然是個(gè)未知數。

李亞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平臺和礦場(chǎng)違規運營(yíng)甚至跑路可能會(huì )涉及到非法集資或資質(zhì)詐騙等犯罪行為,5月1日生效的《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條例》中已將利用虛擬貨幣吸收資金的行為列入非法集資行為處置和調查認定對象。

在夏平看來(lái),現階段任何形式引導普通公民來(lái)挖礦都是站到了法律的對立面,虛擬貨幣直接威脅金融穩定和國家安全,對于境內涉及從事加密貨幣的行為,嚴監管是必然趨勢。對于普通民眾來(lái)說(shuō),應該明白加密貨幣和黃賭毒一樣不可觸碰,放棄一夜暴富的幻想。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廖蒙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