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華爾街英語(yǔ)“翻車(chē)” 消金場(chǎng)景節節敗退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 岳品瑜 廖蒙 網(wǎng)編:王巍 2021-08-19

華爾街英語(yǔ)破產(chǎn)的消息傳出一周以來(lái),教育分期、預付費等問(wèn)題同樣處于風(fēng)口浪尖。8月19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華爾街英語(yǔ)破產(chǎn)事件持續發(fā)酵,如何退費成為大眾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除了預付費退費難之外,圍繞培訓場(chǎng)景而來(lái)的教育分期也陷入困境,其背后的多家持牌消費金融機構同樣遭受多方質(zhì)疑。而租房、醫美、教育等分期場(chǎng)景頻頻“翻車(chē)”之下,困于場(chǎng)景之爭的消費金融機構后續還能怎么走?

教育分期再現風(fēng)波

“才上了一次線(xiàn)上課就出現了這一情況,貸款倒是還了近半年,現在退費也沒(méi)了指望。”8月19日,一名來(lái)自華爾街英語(yǔ)的學(xué)員王菲(化名)無(wú)奈地告訴北京商報記者。2021年1月,王菲在門(mén)店業(yè)務(wù)員的推薦之下,通過(guò)貸款分期購買(mǎi)了華爾街英語(yǔ)課程,因春節假期將近,業(yè)務(wù)員向其建議3月節后開(kāi)始上課。

王菲向北京商報記者提供的信息顯示,王菲使用的貸款平臺是百度旗下度小滿(mǎn)金融,總貸款額度為2.3萬(wàn)元,分期12個(gè)月,名義年化利率為8.4%。當前,王菲每月還款金額約為1700元。

王菲表示,在破產(chǎn)消息傳出后,其多次聯(lián)系此前辦理業(yè)務(wù)的銷(xiāo)售人員要求退費,但未能獲得回應,或是被直接告知無(wú)法退款。同時(shí),王菲稱(chēng)未能與放款方度小滿(mǎn)金融取得聯(lián)系。

除了僅上了一堂課的王菲外,還有多位在2021年7月刷信用卡繳費的用戶(hù)向北京商報記者反饋稱(chēng),自己還一堂課都沒(méi)上,數萬(wàn)元學(xué)費就打了水漂。而據學(xué)員介紹,包括前述用戶(hù)使用的平臺在內,還有招聯(lián)消費金融、北銀消費金融等機構為華爾街英語(yǔ)學(xué)員提供分期服務(wù)。

有學(xué)員反映稱(chēng),受疫情等因素影響,存在大量學(xué)員在購買(mǎi)課程后只能延期上課的情況,期間業(yè)務(wù)員還以升級課程等話(huà)術(shù)引導用戶(hù)續課。而在繳費環(huán)節,涉及到押金、課程費、升級以及延期課程費等多個(gè)類(lèi)目,不少用戶(hù)組合使用多個(gè)分期平臺背上沉重貸款,退款流程也更為復雜。

8月12日,華爾街英語(yǔ)將宣布破產(chǎn)的消息傳出,各地門(mén)店應聲關(guān)閉,隨后線(xiàn)上課程也無(wú)法開(kāi)啟。來(lái)自全國華爾街英語(yǔ)學(xué)員自發(fā)聯(lián)系起來(lái),進(jìn)行數據統計等各項工作。據介紹,各地維權學(xué)員已超過(guò)6500名,涉及退費金額超5億元。而學(xué)員貸款金額多集中在5萬(wàn)-8萬(wàn)元之間,更有甚者突破20萬(wàn)元。

對于破產(chǎn)消息,華爾街英語(yǔ)至今未有進(jìn)一步消息傳出,卷入其中的金融機構也未作出回應。8月19日,北京商報記者多次撥打華爾街英語(yǔ)上??偛侩娫?huà),始終未能接通。同時(shí),對于貸款學(xué)員安置以及后續在教育分期業(yè)務(wù)上的規劃,記者也向度小滿(mǎn)金融、招聯(lián)消費金融等機構進(jìn)行了了解。

其中,招聯(lián)消費金融方面回復稱(chēng),公司與華爾街英語(yǔ)的合作在2020年1月初已經(jīng)完全停止,目前公司在貸用戶(hù)業(yè)務(wù)量很小。在與華爾街英語(yǔ)過(guò)往的合作中,公司所有流程均合法合規,貸款前均明確提示和告知。當前,已安排專(zhuān)人跟進(jìn)在貸用戶(hù)咨詢(xún)與服務(wù),切實(shí)保護用戶(hù)合法權益。

消費金融場(chǎng)景頻頻“翻車(chē)”

有消費金融從業(y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近期的確收到大量關(guān)于教育分期場(chǎng)景的退費反饋。但按照退費程序,只有相關(guān)培訓機構主動(dòng)申請退款后,消費金融平臺才能為用戶(hù)辦理退貸手續。

另有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即便當前華爾街英語(yǔ)各地門(mén)店悉數關(guān)閉、業(yè)務(wù)員無(wú)法取得聯(lián)系,但破產(chǎn)消息仍需等待進(jìn)一步確認。“相關(guān)金融機構也在等待華爾街英語(yǔ)的安置、退款方案,在他們做出明確回應前,金融機構是不會(huì )另行發(fā)聲的。”

隨著(zhù)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進(jìn)一步減輕義務(wù)教育階段學(xué)生作業(yè)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jiàn)》,學(xué)科類(lèi)課外培訓機構開(kāi)啟了轉型、退出之路。盡管“雙減”政策對于成人教育、素質(zhì)教育等客群影響較小,但各類(lèi)消息也為早已多次被投訴的培訓貸加了一把火。

在各類(lèi)公開(kāi)平臺,北京商報記者也注意到,近期關(guān)于培訓機構跑路的投訴大量新增,其中不乏辦理了教育分期的用戶(hù)。值得一提的是,教育分期此前便已經(jīng)因誘導學(xué)生用戶(hù)貸款等多次被疑。在破產(chǎn)消息傳出以前,華爾街英語(yǔ)便因為誘導學(xué)生用戶(hù)貸款購買(mǎi)課程、退費難等問(wèn)題被大量投訴。

作為消費金融行業(yè)的熱門(mén)場(chǎng)景,教育分期受到多家金融機構青睞。近年來(lái),教育分期風(fēng)險逐漸暴露在大眾面前,多次出現騙貸、跑路情況。相關(guān)機構一跑了之,“逾期記錄上征信”則成為了卡住用戶(hù)“命門(mén)”的“大手”。

而教育分期也并非消費金融行業(yè)內首個(gè)“翻車(chē)”場(chǎng)景。租房分期的歷史遺留問(wèn)題,至今仍未得到妥善解決,醫美分期也同樣大量卷入糾紛。

在消費金融行業(yè)從業(yè)多年的劉軍(化名)看來(lái),持牌消費金融推出的各類(lèi)場(chǎng)景分期模式,本質(zhì)上應該是多方共贏(yíng)的結果。在開(kāi)展合作前,消費金融機構也會(huì )對合作方資質(zhì)等進(jìn)行審核,但很難做到100%把控風(fēng)險。

“本次教育分期場(chǎng)景出現大規模事件,一方面是受到疫情沖擊,線(xiàn)下展業(yè)機構難以抵御風(fēng)險;另一方面則是在于消費金融行業(yè)‘紅利期’已過(guò),各類(lèi)場(chǎng)景均呈下滑態(tài)勢。行業(yè)機構整體都會(huì )受到影響。”劉軍指出。

此外,消費金融專(zhuān)家蘇筱芮表示,華爾街英語(yǔ)等教育機構破產(chǎn)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大環(huán)境趨嚴使機構后續業(yè)務(wù)的支撐難以持續,人員流失、財務(wù)吃緊的狀態(tài)下難以保障后續的培訓服務(wù)如期進(jìn)行;另一方面,消費者預付的學(xué)費與接受的培訓服務(wù)存在期限錯位情形,而學(xué)費資金又缺乏有效監管賬戶(hù),導致其處于真空狀態(tài),這種狀態(tài)下,大額錢(qián)款能夠被教育培訓機構任意使用。

如何破局

事實(shí)上,自2020年以來(lái),受到監管政策、行業(yè)現實(shí)情況等因素影響,北京、廣州、重慶等多地對轄區內小額貸款公司“培訓貸”業(yè)務(wù)以及預付費問(wèn)題進(jìn)行規范化約束。

在消費金融領(lǐng)域,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業(yè)內已經(jīng)有機構推出按服務(wù)進(jìn)度給培訓機構打款的分期產(chǎn)品,可根據用戶(hù)消課和結業(yè)進(jìn)度做出判斷,若機構出現終止經(jīng)營(yíng)的情況,放款方可退還機構未提供服務(wù)部分的費用。“但這一舉措也意味著(zhù)培訓機構無(wú)法實(shí)現快速回籠資金的需求,因此不少機構不愿接受這一方案,未來(lái)還需要逐步磨合推進(jìn)。”

蘇筱芮同樣表示,目前,以長(cháng)租公寓為代表的場(chǎng)景類(lèi)業(yè)務(wù)已逐步建立資金監管賬戶(hù)體系,由消費者將預付的資金存至指定的銀行監管賬戶(hù)接受保護,再按期打款給服務(wù)提供商。教育類(lèi)、培訓類(lèi)、健身類(lèi)、美容類(lèi)等大額服務(wù)類(lèi)消費金融是“翻車(chē)”事故高發(fā)區,需要對重點(diǎn)機構,尤其是跨區連鎖類(lèi)機構收取的資金開(kāi)展有效監管。

對于教育分期場(chǎng)景“翻車(chē)”后,消費金融機構在場(chǎng)景方面的后續布局,中國人民大學(xué)助理教授王鵬認為,在經(jīng)歷了華爾街英語(yǔ)等幾次大規模教培機構倒閉事件后,普通用戶(hù)對于包括教育分期在內的各類(lèi)場(chǎng)景必然將保持更為審慎的態(tài)度。同時(shí),相關(guān)機構也會(huì )開(kāi)展自查自糾,對合作機構進(jìn)行全方位考量,在維護企業(yè)聲譽(yù)的同時(shí)避免自身資金損失。

劉軍則進(jìn)一步表示,從當前消費金融行業(yè)發(fā)展情況來(lái)看,為了和頭部平臺“錯峰而行”,部分消費金融機構只能不斷挖掘新場(chǎng)景,因此會(huì )出現主要依靠場(chǎng)景實(shí)現盈利的情況。這也意味著(zhù)一旦場(chǎng)景風(fēng)險釋放,掉頭難或者不愿意掉頭,都會(huì )對機構造成沖擊。

劉軍表示,各個(gè)場(chǎng)景之下目標用戶(hù)存在資金使用需求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何保證找到更安全、穩定的賽道是個(gè)難題。“3C(即通信類(lèi)電子產(chǎn)品)是個(gè)好場(chǎng)景,具備小額、高頻的特點(diǎn),但參與競爭也更為激烈。”

“當前消費金融機構‘翻車(chē)’主要集中在服務(wù)類(lèi)領(lǐng)域,3C這類(lèi)商品類(lèi)服務(wù)并不會(huì )存在期限錯配,對于用戶(hù)來(lái)說(shuō)更具保障性。”蘇筱芮補充道。

消費金融機構后續怎么走,蘇筱芮建議,一是消費金融機構可以選擇拓展3C等商品類(lèi)業(yè)務(wù),目前商品購物領(lǐng)域的消費者保護體系較為完善;二是加大對合作機構的資質(zhì)審查,就服務(wù)類(lèi)業(yè)務(wù)建立完善的資金監管體系;三是調整商業(yè)模式,例如有機構在長(cháng)租公寓“爆雷”后繼續開(kāi)展租房場(chǎng)景相關(guān)的消費金融貸款,但是核心邏輯變成對人風(fēng)控,由用戶(hù)自行尋找租房機構,在減小對大型場(chǎng)景合作方依賴(lài)的同時(shí)也能夠降低集中度風(fēng)險。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廖蒙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