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周刊 > 財經(jīng) > 金融科技

付臨門(mén)被“漲價(jià)” 外包商無(wú)序競爭誰(shuí)來(lái)管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廖蒙 網(wǎng)編:王巍 2022-08-11

支付行業(yè)的獲客硝煙,從來(lái)不曾消散。

在銀行卡收單業(yè)務(wù)領(lǐng)域,層層外包分潤的機制下,激活更多POS機、產(chǎn)生更高額的交易流水,成為支付機構和服務(wù)商(代理員)的目標。

去找商戶(hù),找更多的商戶(hù),“最好還能搶走其他收單機構的商戶(hù)”……奔走在POS機推廣的一線(xiàn)業(yè)務(wù)員們摩拳擦掌,收單機構支付牌照續展、罰單、費率調整,都將成為他們的機會(huì )。

如果這些都沒(méi)有,也會(huì )有人主動(dòng)創(chuàng )造機會(huì )。近日,一則關(guān)于付臨門(mén)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付臨門(mén)”)費率上漲的消息在收單行業(yè)內蔓延開(kāi)來(lái),部分服務(wù)商便開(kāi)始蠢蠢欲動(dòng),邀請商戶(hù)更換費率更低的POS機。

而在付臨門(mén)官網(wǎng),“拒絕更換機器”的提示格外醒目,對于上述漲價(jià)傳聞也火速回應稱(chēng)其為不實(shí)消息,并將傳言源頭指向了同業(yè)惡意競爭。收單行業(yè)的“商戶(hù)保衛戰”,誰(shuí)在攪局?

支付機構被“漲價(jià)”

“又一家支付機構挺不下去了,費率直接調到了100+3。”一名POS機個(gè)人代理員在朋友圈發(fā)出了這樣的感慨。相關(guān)朋友圈的配圖,是一則疑似由付臨門(mén)發(fā)出的“緊急通知”。

圖片信息顯示,由于銀聯(lián)追償優(yōu)惠類(lèi)商戶(hù)(跳碼),多家支付公司面臨著(zhù)超過(guò)5億元的巨額罰款。本次罰款交易量大、排名靠前的支付公司,會(huì )通過(guò)漲價(jià)提高費率,來(lái)主動(dòng)降低交易量。付臨門(mén)決定將旗下MPOS、云小寶、云商寶等多款主打產(chǎn)品進(jìn)行全面漲價(jià)調整,8月1日前進(jìn)件激活的機具,將在8月3日調整費率至100+3。

在部分公開(kāi)社交平臺上,付臨門(mén)費率調整的消息也引發(fā)了商戶(hù)與推廣服務(wù)商的共同探討。商戶(hù)擔憂(yōu)成本上漲之余,服務(wù)商更關(guān)注分潤是否能順利結算。討論聲中,有服務(wù)商順勢邀請客戶(hù)更換POS機,還有用戶(hù)則指出,“只是切機的手段而已,正常使用即可”。

一名從事POS機推廣多年的個(gè)人代理商張維(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所謂“100+3”,通常指的是刷卡費率為1%,再額外加收3元服務(wù)費。單筆交易刷信用卡1萬(wàn)元,產(chǎn)生的交易費用共計103元。

在張維看來(lái),業(yè)內關(guān)于付臨門(mén)費率上漲的消息更像是無(wú)稽之談,當前付臨門(mén)標準類(lèi)商戶(hù)信用卡的參考費率是0.6%,微信、支付寶條碼支付參考費率是0.35%。費率調整幅度太大,商戶(hù)難以接受,服務(wù)商分潤也可能出現變化,對于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而言并非是好事。

針對這起傳言,業(yè)內多家收單支付機構的回復均是未收到關(guān)于罰單的相關(guān)消息通知,公司當前也未有計劃調整收單產(chǎn)品費率。

而作為當事人的付臨門(mén)則指出,上述“通知”并非公司官方發(fā)布,系冒用付臨門(mén)名義捏造內容。截至目前,公司產(chǎn)品均未有任何漲價(jià)。目前,公司已與法律援助機構及公安部門(mén)溝通事件細節,進(jìn)入溯源核查中,對涉嫌誹謗公司并因此對公司口碑造成重大傷害涉事機構,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最終權利。

矛頭直指無(wú)序競爭

支付機構之間的競爭,自然也是個(gè)人代理商的競爭。張維表示,市場(chǎng)上支付機構眾多,代理人員更是無(wú)處不在。想要獲得傭金收益,就要保證通過(guò)自己激活的POS機能產(chǎn)生穩定的交易流水,并不斷拓展新用戶(hù)。

支付行業(yè)從業(yè)人員汪蕾(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其所在支付公司的實(shí)際展業(yè)情況來(lái)看,入網(wǎng)商戶(hù)在選擇支付機構的POS機時(shí),一方面注重資金安全以及服務(wù)水平,另一方面注重刷卡費率。“前者當前正規收單機構基本都能保證,想要獲客就只能從費率方面入手。”

張維則稱(chēng):“對于一些已經(jīng)使用了其他機構的POS機的商戶(hù)來(lái)說(shuō),如何說(shuō)服他使用我代理的POS機品牌,就是一大關(guān)鍵點(diǎn)。放大到整個(gè)行業(yè)來(lái)看,如果某家支付機構費率上調,這一品牌下的商戶(hù)就很有可能直接被‘挖’走。”

這類(lèi)將商戶(hù)從一家支付機構變更到另一家支付機構的行為,在業(yè)內被稱(chēng)作“切機”。從過(guò)往收單行業(yè)的動(dòng)向來(lái)看,即便是原支付機構正常運營(yíng),“費率調整”“產(chǎn)品停用”“免費更換新POS機”等常見(jiàn)話(huà)術(shù)也時(shí)有出現,不少支付機構都曾就此發(fā)布辟謠聲明。

紛紛擾擾的流言之中,不少機構與代理商都將源頭瞄準了同行競爭。付臨門(mén)方面回復稱(chēng),初步判斷,不排除該虛假通知系同業(yè)惡性競爭行為的可能。

另有一家支付機構業(yè)務(wù)負責人直言,此種切機現象在行業(yè)中較為常見(jiàn),大部分商戶(hù)如果接到類(lèi)似的消息會(huì )向上級代理商核實(shí)信息,再逐步反饋到支付公司,其所在機構此前也曾就此發(fā)布聲明。支付公司大多會(huì )以官方App推送提醒消息或微信公眾號發(fā)布聲明的方式,提醒廣大商戶(hù)不要上當受騙。

在博通分析金融行業(yè)資深分析師王蓬博看來(lái),收單市場(chǎng)競爭愈發(fā)激烈,這則假消息流傳開(kāi)來(lái),可能有兩種可能。一是代理商蹭熱點(diǎn),進(jìn)行饑餓營(yíng)銷(xiāo);二是各支付公司代理商在拓展商戶(hù)的過(guò)程中無(wú)序競爭,以便于自身機器推廣,甚至借機抬高整個(gè)行業(yè)收費標準。

支付機構責任幾何

一直以來(lái),收單領(lǐng)域采用的都是外包分潤機制。用戶(hù)使用POS機進(jìn)行刷卡支付時(shí),會(huì )產(chǎn)生不同額度的手續費。而手續費的分傭方,則涉及到發(fā)卡銀行、銀聯(lián)以及收單支付機構等多方。

王蓬博表示,在支付收單過(guò)程中,外包服務(wù)商是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huán),支付機構無(wú)法直接招聘大量員工開(kāi)展地推以及機具布設、維護等工作,只能依靠服務(wù)商向外拓展業(yè)務(wù),服務(wù)商也由此獲得了一定的自主權。

從過(guò)往實(shí)際情況來(lái)看,多家支付機構服務(wù)商在面向用戶(hù)推廣POS機時(shí),在商戶(hù)資質(zhì)審核方面存在明顯漏洞,更有甚者明知用戶(hù)并非真實(shí)商戶(hù),也直言“沒(méi)有問(wèn)題”。

北京商報記者在向部分付臨門(mén)代理商了解網(wǎng)傳通知情況時(shí),便有代理商賣(mài)力邀請記者使用付臨門(mén)POS機,并介紹稱(chēng)個(gè)人用戶(hù)入網(wǎng)激活后,可以自動(dòng)匹配所在地區的商戶(hù),不會(huì )出現封卡問(wèn)題。

針對這一情況,北京商報記者也向付臨門(mén)方面進(jìn)行了求證。對此,付臨門(mén)僅指出,對于商戶(hù)入網(wǎng)、激活,公司按照監管合規準入要求,嚴格規范審核相關(guān)必要材料,落實(shí)實(shí)名管控。對于已準入商戶(hù),公司會(huì )根據商戶(hù)資質(zhì)、類(lèi)型等靜態(tài)指標及商戶(hù)后續交易指標建立商戶(hù)風(fēng)險動(dòng)態(tài)評級,并根據評級結果進(jìn)行差異化限額管控及各類(lèi)交易專(zhuān)項風(fēng)險規則監控。對于違規服務(wù)商,付臨門(mén)按照業(yè)務(wù)違規行為的性質(zhì)及所造成的嚴重程度,采取口頭警告、書(shū)面警告并限期整改、終止合作以及移交行政或司法機關(guān)處理等多種處置措施。

浙江大學(xué)國際聯(lián)合商學(xué)院數字經(jīng)濟與金融創(chuàng )新研究中心聯(lián)席主任、研究員盤(pán)和林認為,在POS機最終的激活入網(wǎng)環(huán)節中,雖然是代理商與用戶(hù)進(jìn)行的直接聯(lián)系,但支付機構在其中也應對各級服務(wù)商進(jìn)行充分的合規化約束,持續強化代理商合規建設。服務(wù)商出現違規、惡意競爭的情況,也說(shuō)明當前支付機構在代理商管理方面還存在漏洞,應該為此承擔責任。

“不論是支付機構默認許可,還是服務(wù)商的自發(fā)舉措,這類(lèi)將違規成本轉嫁至用戶(hù)、擾亂行業(yè)發(fā)展秩序的行為,都是不可取的。”盤(pán)和林強調。

設立服務(wù)商“準入門(mén)檻”

自2011年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發(fā)放以來(lái),支付領(lǐng)域也經(jīng)歷了從無(wú)序競爭到有序監管的變化。在收單領(lǐng)域,不少支付機構依靠服務(wù)商快速擴展業(yè)務(wù)的同時(shí),也因此頻頻遭到用戶(hù)投訴甚至領(lǐng)到監管罰單。

零壹研究院院長(cháng)于百程指出,近兩年,支付行業(yè)面臨了從嚴監管、懲處違規、減費讓利的監管環(huán)境。支付產(chǎn)業(yè)鏈條中的相關(guān)機構競爭壓力加劇,甚至加劇了服務(wù)商惡性競爭的局面。因此,收單機構在選擇合作服務(wù)商時(shí),需要設立一定的“準入門(mén)檻”,做好合規輔導和獎懲機制,避免外包商不規范展業(yè)并進(jìn)一步傷害支付機構口碑。

王蓬博同樣強調,支付機構應該持續做好服務(wù)商管理工作,嚴格遵守央行要求,包括但不限于不將核心業(yè)務(wù)外包等。

北京商報記者 廖蒙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