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推薦

假冒“央行”背景 揭國行錢(qián)包假面

出處:北京商報 網(wǎng)編:武杉 2024-06-16

“快把錢(qián)包激活,成功激活錢(qián)包就能立刻提現”“注冊即送2萬(wàn)元現金獎勵、3萬(wàn)元授權額度”“每邀請一位好友,增加3000元資產(chǎn)恢復額度”“由財政部門(mén)和央行共同出資打造,有項目虧損的可以進(jìn)行資產(chǎn)恢復”……看到這樣的投資平臺宣傳,你相信嗎?然而,近期就有此類(lèi)不管是宣傳話(huà)術(shù)還是界面項目都“一眼假”的非法平臺,正將觸手伸向下沉市場(chǎng)的中老年人。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fā)現,近日,一款名為“國行錢(qián)包”的非法平臺仍在市場(chǎng)蔓延,其冒充“央行”背景,以“紅包”“股權”等吸引中老年人轉賬投資,甚至造出帶有“數字人民幣”字樣的詐騙卡以假亂真。在業(yè)內人士看來(lái),此類(lèi)不法分子通常會(huì )批量炮制各類(lèi)平臺騙局,危害極深,后續需多層圍堵,鏟除毒瘤。

北京商報

瞄準中老年人

“說(shuō)是國家福利項目邀請她去注冊,這個(gè)平臺在我媽的社交群里都轉瘋了!”近日,來(lái)自西北地區的李浩(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一款名為“國行錢(qián)包”的平臺,憑著(zhù)極具誘惑力的虛假推廣和虛構項目,吸引了不少中老年人的關(guān)注。

不但注冊用戶(hù)能給錢(qián),激活錢(qián)包能給錢(qián),邀請好友能給錢(qián),甚至曾在其他平臺有過(guò)虧損的還能拿到補償款。“在我們看來(lái),不管是宣傳手段,還是平臺界面都十分山寨,但還是有不少叔叔阿姨上鉤。”李浩無(wú)奈道。

“國行錢(qián)包”主要通過(guò)微信群、朋友圈等渠道傳播,通過(guò)李浩發(fā)來(lái)的宣傳鏈接,北京商報記者進(jìn)行了實(shí)測,“國行錢(qián)包”一方面可以通過(guò)網(wǎng)頁(yè)鏈接直接打開(kāi),另外可以通過(guò)復制到瀏覽器完成下載,注冊登錄提供個(gè)人姓名、手機號并設置密碼即可。

成功登錄后,頁(yè)面彈出的最新通知稱(chēng),“大額提現將全部到賬,所有人需要抓緊開(kāi)通大額提現通道,此外卡片已經(jīng)制作完成,將統一發(fā)放給所有人,用戶(hù)需要補繳制卡費,補繳成功即可對接大額提現通道”。

“不少中老年人一看到有大額提現,以為自己撿了大便宜,但他們不知道自己身處陷阱之中。”正如李浩所稱(chēng),進(jìn)入“國行錢(qián)包”大額提現頁(yè)面,顯示錢(qián)包余額有2萬(wàn)元,但需要激活錢(qián)包,進(jìn)一步點(diǎn)擊提現,卻需要購買(mǎi)提現額度,其中大額提現通道快速到賬20萬(wàn)元,需要支付488元;大額提現通道快速到賬50萬(wàn)元,則需要支付888元。

除了以大額提現為噱頭外,“國行錢(qián)包”還設置了拉人頭送現金獎勵的“誘餌”。平臺宣稱(chēng)注冊即送2萬(wàn)元現金獎勵,每邀請一位好友可增加授信額度5000元,當天邀請滿(mǎn)5人實(shí)名注冊可每日提現額度500元,滿(mǎn)30人即可提現額度2000元。此外還可參加助力,額外獎勵傭金10%。

“盡管詐騙手段并不高明,甚至從詐騙頁(yè)面來(lái)看也很粗糙,但這種平臺在這種瘋狂的推廣裂變下會(huì )很快擴張蔓延,其中初始用戶(hù)大多是一些認知水平較低的中老年人和懷有僥幸心理的閑散人員,在一些所謂紅包、返利、傭金等噱頭的推廣誘惑下,后續有越來(lái)越多‘下線(xiàn)’群體加入,一旦越來(lái)越多人充值投資,其中危害不言而喻。”一資深分析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就在不久前,“國行錢(qián)包”仍在通過(guò)微信群、朋友圈等渠道傳播,據李浩所述,有不少老年人深陷其中,有的發(fā)展下線(xiàn),也有的嘗試充值提現,還有的甚至會(huì )購買(mǎi)所謂的央行股權,但具體涉及金額多少,暫不得而知。

售賣(mài)“央行股權”

“國家命令,立即執行,為國助力,人人參與,所有人抓緊搶購股權,擁有股權者將來(lái)就是“國行錢(qián)包”的核心人物,持股越多,財富越多!”除了洗腦式傳播,號稱(chēng)有國家背景、可持有央行股權,同樣是“國行錢(qián)包”吸引下沉市場(chǎng)中老年人參與的另一大套路。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為了以假亂真,“國行錢(qián)包”除了冒充中國人民銀行,仿造數字人民幣錢(qián)包頁(yè)面外,甚至在線(xiàn)下還造出了有數字人民幣、銀聯(lián)等標識的“國行錢(qián)包”虛假卡片,該卡片號稱(chēng)可以對接大額提現,但用戶(hù)領(lǐng)取需補繳數百元的制卡費。

該平臺甚至掛出了“央行股權”的售賣(mài)通道,其中號稱(chēng)的“3000股股權,每日提現額度6000元”,售價(jià)600元,另外還有“8000股股權,每日提現額度1萬(wàn)元”,售價(jià)1000元。

充1000元,每日就能提1萬(wàn)元?對于“國行錢(qián)包”堂而皇之“售賣(mài)”“央行股權”的詐騙行為,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wù)所律師李亞分析道,此類(lèi)詐騙套路通常是打造雄厚可靠的背景來(lái)給自己背書(shū),騙取目標群體的信任,再利用“低投入高回報”的金融傳銷(xiāo)手段來(lái)誘騙中老年人步入其精心設計的所謂“投資理財”圈套。在他看來(lái),中老年人群體具有一定的投資需求,部分中老年人極易被眼前的高收益所迷惑,且對投資風(fēng)險的防范意識不夠、法律意識不高,尤其是獨居的中高收入中老年人,更容易成為詐騙平臺的首選目標,在層層誘導下進(jìn)入圈套。

此外,“國行錢(qián)包”還在試圖二次收割受害者,其號稱(chēng)“中國人民銀行錢(qián)包正式上線(xiàn),正式接管了央數錢(qián)包、花瓣錢(qián)包、央行錢(qián)包、圓夢(mèng)錢(qián)包、人民錢(qián)包、云數貿錢(qián)包、小米錢(qián)包、數字人民幣錢(qián)包、銀聯(lián)錢(qián)包、國營(yíng)錢(qián)包、YSM云數錢(qián)包、五行錢(qián)包、央行國際錢(qián)包、云錢(qián)包、中央錢(qián)包、央云錢(qián)包、五行幣電子錢(qián)包、云數錢(qián)包等已經(jīng)關(guān)網(wǎng)的平臺,已經(jīng)虧損的人群可進(jìn)行資產(chǎn)恢復”,并對應建立了上百個(gè)微信群,看似資產(chǎn)恢復,實(shí)為二次詐騙。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所謂的大額提現,亦或“央行股權”,還是資產(chǎn)恢復,其實(shí)就是通過(guò)第三方支付或銀行卡等方式轉賬給個(gè)人賬戶(hù)。北京商報記者體驗發(fā)現,以購買(mǎi)“央行股權”項目為例,選擇其中一項后,可選擇支付寶、微信支付、云閃付支付、銀行卡支付等支付方式,點(diǎn)擊支付后會(huì )跳轉至對應支付平臺,收款方為“*杰”,且訂單支付信息在支付機構頁(yè)面顯示為“VIP訂閱”。

對此,多位分析人士直言,從多方操作來(lái)看,該App已經(jīng)涉嫌集資詐騙違法行為。正如前述資深分析人士稱(chēng),借著(zhù)數字人民幣熱度,打著(zhù)央行旗號售賣(mài)股權,所謂的投資款最終也是轉賬給個(gè)人,種種操作都是典型的詐騙行為。當前,數字人民幣是熱點(diǎn)話(huà)題,不法分子也喜歡盯熱點(diǎn),在原有的套路上再扣上一個(gè)新“帽子”,但總而言之,都是利用部分群體對熱點(diǎn)事件缺乏了解、且想積極參與的心態(tài)進(jìn)行詐騙,極易造成受害者信息泄露和財產(chǎn)損失。

如何多維度鏟除毒瘤

對于“國行錢(qián)包”相關(guān)行為,北京商報記者多方嘗試向該平臺進(jìn)行求證,但均無(wú)法取得聯(lián)系,截至發(fā)稿,“國行錢(qián)包”網(wǎng)頁(yè)鏈接已經(jīng)無(wú)法打開(kāi)。

然而,類(lèi)似的平臺還在市場(chǎng)上肆虐,追著(zhù)市場(chǎng)熱點(diǎn),手段仍在翻新。李浩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繼‘國行錢(qián)包’之后,我媽又收到了國債基金的項目推廣,號稱(chēng)為數字人民幣超長(cháng)期國債,是國家給予追夢(mèng)家人圓夢(mèng)翻身的機會(huì )。先購買(mǎi)先收息,后續還會(huì )有一系列紅利……我下載了,發(fā)現假的App竟與數字人民幣官方App一模一樣”。

類(lèi)似的數字人民幣詐騙還有不少,對此,李亞分析,需要警惕詐騙機構再利用新的金融創(chuàng )新方式或者創(chuàng )設的專(zhuān)業(yè)名詞進(jìn)行詐騙。首先,中老年人群體自身應當主動(dòng)提高防騙意識、識別詐騙套路;其次,社會(huì )應當對中老年人群體給予更多的人文關(guān)懷;再次,網(wǎng)絡(luò )平臺在發(fā)現詐騙信息宣傳內容時(shí),應進(jìn)行及時(shí)的屏蔽和清理;最后,相關(guān)的金融監管機構和公安部門(mén)也應當給予高度重視,發(fā)現詐騙信息或者詐騙行為應當及時(shí)打擊。

在多維度打擊治理上,素喜智研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同樣建議,一方面要深入整治為非法投資制作App、小程序、網(wǎng)站的技術(shù)團隊,此類(lèi)團隊通常批量炮制各類(lèi)騙局,危害極深,需要從技術(shù)層面鏟除誘導群眾充值投資的毒瘤;二是要關(guān)注為此類(lèi)非法投資App、小程序、網(wǎng)站提供資金流轉的支付通道,對背后牽扯到的銀行、支付等金融機構加大處罰力度;同時(shí),建議數字人民幣盡早建立官方網(wǎng)站、官方公眾號等,及時(shí)歸整和披露冒用數字人民幣的騙局信息,便于群眾在搜素結果中率先了解到官方信息,提早建立起防范意識。

此前,中國人民銀行也曾提示,數字人民幣處于試點(diǎn)階段,除數字人民幣官方活動(dòng),消費者不要相信和下載安裝其他所謂的“數字人民幣App”,警惕仿冒應用程序和仿冒銀行信息,無(wú)論何時(shí)何地,提到用數字人民幣獲利、返現、參與“數字人民幣交易所”交易均為欺詐。

北京商報記者 劉四紅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