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yè) > 推薦

甜橙借錢(qián)的“坑”不止開(kāi)盲盒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劉四紅 網(wǎng)編:王巍 2024-06-25

如果你在一家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貸款,需一鍵同意幾十份貸款機構征信授權書(shū),且放款機構都不知哪方的情況下,還會(huì )繼續選擇在該平臺貸款嗎?

不但個(gè)人信息“裸奔”,貸款糊涂賬難算,甚至還有可能被平臺再度收取所謂的風(fēng)險監測費,這是不少貸款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吐槽過(guò)的互聯(lián)網(wǎng)貸款難問(wèn)題。

就在近日有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饋,在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甜橙借錢(qián)”上尋求貸款,遇到了一系列費解操作。申請貸款額度時(shí),宣稱(chēng)最高可借20萬(wàn)元的貸款額度,但僅在查看額度的過(guò)程中,提交的個(gè)人信息、借款信息等,需一鍵同意授權至幾十家涉金融類(lèi)公司;最終獲取的數萬(wàn)元額度要申請下來(lái)也不簡(jiǎn)單,仍需進(jìn)一步一鍵同意十余家機構的相關(guān)授權及貸款協(xié)議;用戶(hù)直到放款完成才知曉放款方真面,若需提前還款還要繳納對應服務(wù)費和風(fēng)險保障費;此外,在貸款過(guò)程中,平臺還再三彈窗推薦所謂的風(fēng)險洞察服務(wù),號稱(chēng)優(yōu)先放款,但一份報告需再加29.9元……

北京商報

摸不透的信貸放款方

“明明顯示信貸提供方是甜橙借錢(qián),為什么還讓我同意那么多其他貸款公司的借款合同?”這是消費者李林(化名)近日向北京商報記者提出的困惑,他不明白,自己只是想貸個(gè)款,就這樣簡(jiǎn)單的需求,卻遇到了不少的麻煩操作。

據李林反饋,他授權了一系列協(xié)議,獲得了3萬(wàn)元的貸款額度,頁(yè)面清楚地顯示,信貸提供方為甜橙借錢(qián),確認貸款需同意《個(gè)人借款合同》。“本想著(zhù)只是甜橙借錢(qián)的借款合同,點(diǎn)擊授權也很正常,但點(diǎn)開(kāi)才發(fā)現里面還暗藏‘玄機’。”李林無(wú)奈表示。

李林向北京商報記者提供的截圖顯示,該《個(gè)人借款合同》包括《平臺服務(wù)協(xié)議》《征信授權書(shū)》《委托扣款授權書(shū)》,點(diǎn)開(kāi)的平臺服務(wù)協(xié)議,又進(jìn)一步嵌套了多份《借款合同》《個(gè)人消費貸合同》《委托擔保合同》,其中涉及機構包括藍海銀行、中信消費金融、陜西文化產(chǎn)業(yè)融資擔保、黑龍江鼎盛融資擔保、福建永鴻興融資擔保等。

盡管申請前顯示信貸提供方為甜橙借錢(qián),另外機構短信也稱(chēng)用戶(hù)貸款由甜橙借錢(qián)放款,但從李林實(shí)際貸款來(lái)看,直到放款成功,真正的資金方才露出真面,對方戶(hù)名為本溪銀行,對方賬戶(hù)行別為新網(wǎng)銀行,貸款利率為23.976%。

“最終放款方是本溪銀行,為什么信息披露顯示為甜橙金融?那我同意其他公司的貸款合同和信息授權,又是何意?”對于李林提出的多個(gè)疑惑,北京商報記者進(jìn)行了實(shí)測。

甜橙借錢(qián)實(shí)為電信集團子公司天翼電子商務(wù)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翼支付”)旗下產(chǎn)品,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翼支付App的借貸專(zhuān)區,甜橙借錢(qián)宣稱(chēng),用戶(hù)最高可借20萬(wàn)元,最快3步極速到賬,按日計息靈活借還,不過(guò)對綜合年化利率和具體放款方,平臺未有披露。

在實(shí)際貸款環(huán)節,北京商報記者實(shí)測發(fā)現,在甜橙借錢(qián)用戶(hù)服務(wù)協(xié)議列明,用戶(hù)在使用“甜橙借錢(qián)”服務(wù)前,須與翼支付、天翼融擔、海南橙安多方簽訂用戶(hù)協(xié)議,并授權后者及其貸款人提供服務(wù)。從甜橙借錢(qián)合作機構和數據服務(wù)公司名錄來(lái)看,含幾十家公司,既包括漢口銀行、華夏銀行、百信銀行、藍海銀行、新網(wǎng)銀行、微眾銀行、中關(guān)村銀行等銀行機構,興業(yè)消金、哈銀消金、中原消金、中銀消金、小米消金等消費金融公司,也有萬(wàn)達小貸、成都維仕小額貸款等小貸公司,以及百行征信、北京匯法正信科技、中智誠征信、中青信用管理等數據服務(wù)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與李林一樣,北京商報記者在申請貸款的多個(gè)環(huán)節中,同樣未見(jiàn)平臺向用戶(hù)披露具體貸款方。其中,僅是查看個(gè)人貸款額度,就需記者一鍵同意個(gè)人征信授權書(shū)、征信授權及報送告知書(shū)、相關(guān)授信協(xié)議等多項協(xié)議,而這些協(xié)議中,并不僅僅是甜橙借錢(qián),還有與甜橙借錢(qián)合作的機構,而這些合作機構同樣有對應的第三方合作機構,具體哪家公司為放款方,甚至連甜橙借錢(qián)和相關(guān)合作機構自身也不得而知。

為何不向用戶(hù)明確告知具體貸款方?這背后其實(shí)是助貸平臺在層層推薦,在這樣的商業(yè)模式下,最終的貸款機構是哪家具有不確定性。正如素喜智研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實(shí)則也是助貸導流的流量生意,在這樣的助貸模式下,消費者只有等到放款后才能知曉真實(shí)貸款資金方,但對此情況,她也進(jìn)一步直言并不合理,不但侵犯了金融消費者的知情權,且存在個(gè)人信息保護相關(guān)的安全隱患,其中涉及到多家非持牌機構,也與此前出臺的斷直連相關(guān)規定有所不符。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wù)所律師李亞則提醒,信貸提供方信息披露與實(shí)際信息不一致的情況是違法違規的,消費者應在簽訂合同前認真審查披露的信貸提供方是否具有放貸資質(zhì)和能力。

藏玄機的捆綁信息授權

比起知情權,讓李林更為擔心的,是他的個(gè)人信息安全問(wèn)題。

例如,他在申請貸款的過(guò)程中同意了一攬子協(xié)議,在這些服務(wù)協(xié)議中,需一鍵授權甜橙借錢(qián)的系列協(xié)議及個(gè)人信息授權,其中包括幾十家合作方機構及數據服務(wù)公司,此外還有來(lái)自不同銀行、小貸、消金公司甚至助貸平臺的個(gè)人借款合同、委托擔保合同、個(gè)人消費貸款合同等。

這并非個(gè)例,北京商報記者在實(shí)測中同樣發(fā)現,通過(guò)甜橙借錢(qián)嘗試貸款,需上傳個(gè)人身份證正反面進(jìn)行實(shí)名認證,并填寫(xiě)職業(yè)、地址、學(xué)歷、月收入、緊急聯(lián)系人等多項個(gè)人隱私信息,此外還需進(jìn)一步同意勾選甜橙借錢(qián)的個(gè)人征信授權書(shū)、征信授權及報送告知書(shū)、相關(guān)授權協(xié)議等。

需要注意的是,要求用戶(hù)必須同意的協(xié)議并非單份,而是“一套”。例如記者同意的個(gè)人征信授權書(shū)中,被授權的機構除了拍拍貸,還有其合作機構百信銀行、哈銀消費金融、武漢眾邦銀行、無(wú)錫錫商銀行、淮北匯邦小貸、西安鴻飛融資擔保、新網(wǎng)銀行、稠州商業(yè)銀行、福建智云融資擔保、上海愛(ài)建信托、中原消費金融等。

其中有協(xié)議提到,用戶(hù)須同意相關(guān)公司收集、存儲、使用、加工、傳輸、提供用戶(hù)的學(xué)歷、職業(yè)、月收入、緊急聯(lián)系人信息、婚姻狀況、子女狀況、車(chē)產(chǎn)信息、房產(chǎn)信息、第三方征信信息中的部分或全部信息,用于評估用戶(hù)的資信風(fēng)險。

一鍵捆綁多家平臺服務(wù)合同和信息授權,這一操作主要是何考慮?對于這一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向翼支付進(jìn)行采訪(fǎng),但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回應。

事實(shí)上,對此授權監管層給出明確定調,例如此前原銀保監會(huì )曾明文指出,一些金融機構、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在開(kāi)展相關(guān)業(yè)務(wù)或合作業(yè)務(wù)時(shí),以默認同意、概括授權等方式獲取授權,侵害了消費者個(gè)人信息安全權。

而在法律維度,李亞同樣認為,根據個(gè)人信息保護法規定,如果個(gè)人信息提供給其他方,需要取得用戶(hù)單獨同意,不能一攬子捆綁同意。在他看來(lái),這一設置違反法律規定,助貸機構存在泄露甚至是倒賣(mài)公民個(gè)人信息的可能。如此詳細的個(gè)人信息被非法授權給如此多的借貸和擔保機構,對用戶(hù)來(lái)說(shuō)在私人財產(chǎn)和個(gè)人信用等方面帶來(lái)的風(fēng)險都是極大且不可預估的。

蘇筱芮同樣說(shuō)到,助貸機構一鍵授權多份,不利于平臺如實(shí)、詳細對金融消費者披露各類(lèi)信息,其中可能存在少披露、不披露等情形,會(huì )加劇個(gè)人信息面臨的風(fēng)險,會(huì )使得金融消費者信息遭受其他非關(guān)聯(lián)機構采集,不符合信息保護工作中的“最小、必要”原則。

沒(méi)必要的風(fēng)險洞察書(shū)

此外,貸款過(guò)程中,甜橙借錢(qián)還多處向用戶(hù)強勢推薦風(fēng)險洞察服務(wù),但該服務(wù)還需額外收費,在業(yè)內看來(lái),“此舉實(shí)際也為貸款倒添了更高的成本,對消費者來(lái)說(shuō)完全沒(méi)有必要”。

例如,北京商報記者在等待額度審批、退出貸款等多個(gè)環(huán)節中,均被平臺彈窗推薦風(fēng)險查詢(xún)服務(wù),該業(yè)務(wù)由天創(chuàng )信用公司提供,宣稱(chēng)“篩查風(fēng)險,提升通過(guò)率”,可“一鍵查詢(xún)自身風(fēng)險,獲得有限提額特權,提升通過(guò)率+ 90%”。

但北京商報記者進(jìn)一步點(diǎn)擊發(fā)現,這一所謂的風(fēng)險洞察服務(wù)還需要用戶(hù)單獨付費29.9元,且在購買(mǎi)相關(guān)服務(wù)后,相關(guān)貸款額度及體驗流程未發(fā)生實(shí)質(zhì)變化。

“這樣一份收費的風(fēng)險報告,為何頻頻在貸款過(guò)程中被強勢推薦?是否有必要進(jìn)行購買(mǎi)?若進(jìn)行查詢(xún)操作或者頻繁點(diǎn)擊查詢(xún),個(gè)人信息是否又會(huì )有泄露風(fēng)險?”這是不少消費者提出的疑惑和擔憂(yōu)。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也對該服務(wù)進(jìn)行了實(shí)測,在購買(mǎi)該風(fēng)險監測服務(wù)后,平臺給出了一份風(fēng)險洞察報告,展示了用戶(hù)的綜合風(fēng)險評估,并給出用戶(hù)的信用分值,分值越大代表用戶(hù)信用情況越好,具體包括失信風(fēng)險、申請風(fēng)險、行為風(fēng)險、借貸風(fēng)險、司法風(fēng)險等。

但需要厘清的是,這一報告與人民銀行提供的個(gè)人征信報告有著(zhù)本質(zhì)的不同。根據天創(chuàng )信用相關(guān)協(xié)議來(lái)看,該風(fēng)險洞察服務(wù)還需獲得用戶(hù)的授權收集相關(guān)信息,其中收集信息的范圍包括身份數據、交易數據、聯(lián)系數據、政務(wù)數據、設備數據等。

“甜橙借錢(qián)多處向用戶(hù)彈窗推薦風(fēng)險監測服務(wù),實(shí)際上是貸款平臺試圖針對借款人額外謀利的具體表現。”蘇筱芮說(shuō)道,從合作模式來(lái)看,此類(lèi)所謂的“風(fēng)險洞察報告”,實(shí)際是通過(guò)廣撒網(wǎng)的方式,四處尋求金融效果渠道平臺,期望通過(guò)App、公眾號、小程序、網(wǎng)站等效果渠道流量位進(jìn)行推介,并通過(guò)cps(按效果結算)等方式進(jìn)行分成。甜橙借錢(qián)多處向用戶(hù)彈窗推薦,主要是企圖獲取用戶(hù)點(diǎn)擊,通過(guò)話(huà)術(shù)引導形成付費轉化,從而獲取來(lái)自此類(lèi)“信用公司”的流量結算收益。

綜合公開(kāi)信息來(lái)看,目前天創(chuàng )信用公司并未持有個(gè)人征信牌照,“此舉已涉嫌未經(jīng)批準擅自從事個(gè)人征信業(yè)務(wù)活動(dòng),違反央行個(gè)人征信相關(guān)監管規定”。蘇筱芮稱(chēng),此類(lèi)報告對消費者來(lái)說(shuō)完全沒(méi)有必要,并且“可提額”等話(huà)術(shù),實(shí)際是甜橙借錢(qián)這一類(lèi)導流平臺為利用借款人獲取資金的急切心理,來(lái)獲取流量收益而故意設置的引導性措辭。

李亞同樣說(shuō)道,風(fēng)險核查是平臺的權利和義務(wù),相應的服務(wù)也是為平臺提供,所以風(fēng)險監測費用理應由平臺承擔,而非消費者。

待規范的貸款導流生意

截至目前,針對相關(guān)貸款信息披露、具體貸款業(yè)務(wù)模式、貸款信息授權以及合作的風(fēng)險洞察報告等多個(gè)問(wèn)題,北京商報記者已向翼支付、天創(chuàng )信用等公司進(jìn)行采訪(fǎng),但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后者回應。

不過(guò),在北京商報記者向甜橙借錢(qián)相關(guān)合作方進(jìn)行求證的過(guò)程中,有機構相關(guān)負責人透露,不管是貸款資金方披露問(wèn)題,還是一鍵捆綁授權多份協(xié)議,背后都是導流生意使然。據該人士介紹,其與甜橙借錢(qián)確實(shí)有合作,承接的主要為甜橙借錢(qián)的“拒量導流”,其中,甜橙借錢(qián)提供API導流服務(wù),助貸機構承接流量資產(chǎn),再由金融機構進(jìn)行實(shí)際放款。

所謂拒量導流,是上游流量方將已被風(fēng)控篩選過(guò)的拒量資產(chǎn),導給助貸機構去承接,助貸機構再將其推薦至合作的不同資金方,這些資金方中,既有商業(yè)銀行、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信托等,有時(shí),由于自身合作的金融機構比較有限,助貸機構也會(huì )與其他助貸機構合作,使得客戶(hù)申請貸款接觸到更多金融機構。

值得關(guān)注的是,此類(lèi)助貸導流問(wèn)題并非個(gè)例,如今在不少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上,均有類(lèi)似情況。

“這是一個(gè)復雜的問(wèn)題,近百家機構捆綁授權,也有助貸機構的無(wú)奈。”談及相關(guān)問(wèn)題,冰鑒科技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shī)強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了多方原因,一方面,每家助貸機構與單一銀行合作的授信額度有限,再加上地方銀行存在區域限制,因此為了保證個(gè)人用戶(hù)能夠成功獲得貸款,一般會(huì )盡可能多授權給不同的金融機構,或者基于客戶(hù)的身份信息推薦給當地的金融機構;此外,或為規避風(fēng)險,也或為降本增效,助貸機構法務(wù)在制定合同時(shí)也可能會(huì )把給本公司合作的所有金融機構都包括進(jìn)去,這就可能存在一鍵授權給近百家金融機構的情況。

“但在實(shí)際操作上,盡管授權了也并不會(huì )有那么多金融機構去查詢(xún)客戶(hù)信息;當然,也不乏有機構可能為了賺取導流費,將客戶(hù)信息授權給其他金融機構。”王詩(shī)強說(shuō)道,這種授權模式下,就有可能導致客戶(hù)擔心的個(gè)人信息安全問(wèn)題。后續要解決,還需相關(guān)部門(mén)出臺更多監管政策,或者行業(yè)協(xié)會(huì )制定更多標準,限制授權數量。

蘇筱芮同樣建議,針對此類(lèi)平臺后續金融業(yè)務(wù)發(fā)展,仍需在機構合作、信息傳輸方面加大監管力度,同時(shí)應研究出臺對于導流機構不規范甚至明顯違法的相關(guān)行為究竟如何處置的細則。

而對消費者,李亞也提及,貸款機構通過(guò)平臺打廣告來(lái)獲取客戶(hù),平臺也借此謀求利潤。廣大消費者需要在瀏覽網(wǎng)絡(luò )信息的時(shí)候注意分辨信息,尤其是廣告的真實(shí)性和可信度。

北京商報記者 劉四紅

右側廣告

本網(wǎng)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yáng)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wèn):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wù)所(010-82011988)

網(wǎng)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1120220001號